是阿夏啊🍰🍬🍭

泽被万物而仁者生。

朱正廷x你/共舞

    
*梗借四月是你的谎言 ooc
写残预警 待复健
    
*慎点 1w+糖混玻璃渣 
    
   
*アゲイン - 四月は君の嘘

-
“我喜欢四十五度地靠着你。
不论在世界的任何角落,
都要感到幸福 。
在即将九十度坠落前,
请用一百八十度温柔地抱抱我。

I enjoy lying against you,
at an angle of 45 degrees. 
I’ll be happy anywhere in the world. 
Before falling at right angles, 
Do hold me tenderly at a straight angle.”
  

                                        ——几米

00.
-
复修多次的舞蹈室里,你做着保持柔软度的拉伸练习,而指导老师在身后习以为常的喋喋不休。

指导老师是个严厉又追求完美的三十出头的女人,从你六岁遵循你父母的旨意学习现代舞开始一直带你到现在。初次见面那时你被她冷漠严肃的语气吓得不敢说话,下腰压腿的疼痛几乎让你每天流着泪接受训练。

可人都是有感情的生物,谁也不忍心看着一个含苞待放的瘦弱女孩每天哭哭啼啼。高强度的训练不减,但是她的语气总算是渐渐软了下来。

虽是留下了童年阴影,不过你很感谢她。你在她的指导下进步飞速,基本功扎实,很快在各种比赛上崭露头角。踩点准,肢体动作表情到位,让每个观众深陷其中。你没有让任何人失望过。
       
     
一切难料,很多意外总是突然而至。
比如说,父母感情的裂痕,外祖母的病重。很多事情一起发生让你无法招架。

父母对你的隐瞒是他们以为的为了你好,可很多事实不需要语言也会自己浮出水面。你什么都知道,只是不愿显露出任何不安,试图挽回支离破碎的家庭。

慢慢的,你变得害怕回家,害怕面对三个人尴尬的气氛,害怕父母总是躲他们的卧室里小声讨论有所顾忌什么也不告诉你。你也开始怯于参加比赛。说白了,讨厌众人目光集于一身,讨厌被人议论,讨厌接受投来的同情目光。
       
    
        你害怕。讨厌这一切。
    
    
01.
-
再一次比赛,你试图给予评委眼神交流,却恍惚看到观众席上似全是嘲笑的脸。你慌了神,乱了节奏,错了动作,崴了的脚踝隐隐作痛。

第一次,你失去了奖牌。从此,你不再参加任何比赛。
    

每次课程结束,你强迫自己在舞蹈室无休止的练习,把当天的教学内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因为你不想回家,下意识去逃避。而舞蹈能让你遗忘。
     
父亲借着工作繁忙的借口终究是搬出了家,母亲无言只是忙于照顾外祖母而愈加消瘦。老师如实告诉你,你的家里支撑不起一对一教学的支出已经选择了一对二。也就是,将会有个素不相识的人和你一起上课。

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玻璃门外等候多时,敲了敲门,推开,他微笑着走进来,是一个面容清秀的男生。老师介绍说,他叫朱正廷。你点头以回应。

多一个人一起上课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你并不排斥,日子仍然如常。只是难以避免的,老师在顾及你的同时也要给予朱正廷指导。

       
下课后,你再次留在了舞蹈室。与其他人道了别,终于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打开音响放了首舒缓的音乐,你的眼神充满悲伤。回想那天,你和母亲深夜打的赶去医院,留给你的只有外祖母躺在重症病床的瘦弱身躯。

   
这次的舞蹈你随心而跳,举手投足和指尖划过的弧度,辗转缠绵。脑海里只剩下小时候坐在外祖母身边看电视节目里的人咿呀唱曲的画面,还有父母三个人一起共享天伦的场景。

        
你红了眼眶,没有停下舞蹈。水滴一滴一滴落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分不清是汗还是泪。舞毕,泪流满面的你慢慢坐下抱着膝盖哭泣不止,孤身一人的孤独在舞蹈室里无限放大。

        
朱正廷在门外意外耽误了回家的时间,转头却无意看到你在舞蹈室的舞动。他无法挪开准备离开的脚步。抽泣的你无暇顾及其他,朱正廷推门而入时,你慌乱擦汗眼角的泪抬头与他对视。他没有说什么,看你在地上没有站起的打算他也盘着腿跟着坐下。

朱正廷想说很多话,可又觉得不合时宜,到了嘴边还是咽了回去。良久,他终于打破了沉默。

        “哭成这样,一定很累了吧?”

你垂着脑袋没有回答,抑制不住的眼泪从眼角脱离眼眶滴落地板。朱正廷轻轻搂过你,“如果不介意的话…肩膀可以借你用一小会。”你和他还不算熟,但是你并没有拒绝。大概是因为他的那张脸,也可能是他温柔得让你依恋的语气。

你把脸顺势靠在肩膀上让眼泪肆意流淌,浸湿了朱正廷的外套。
        
        
02.
-
当你以为你对于父母的感情抉择不再执着。当然那只是你以为。

深夜回家,客厅的茶几上摊着两本绿色的本子,你记不清多久没见过你的父亲…哦对,已经不是父亲了。你只记得,他已经从家里消失了很久。他们对你说出了你曾经好奇的所有事情,但你的反应平静的让人心慌。

        
从那天开始,你比起以往对自己更狠,不再给自己休息和大脑思考的机会,在舞蹈室里不停练习直至疲惫无力倒在地板上,掘强着不流泪。面对担忧的目光你戴上了伪装的面具,涂上了保护色拒绝了任何人的关心。

        
但是也许真的像那句话所说的,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你自认为坚不可摧的保护壳还是破碎于朱正廷的温柔里。
   
   
        “正廷…我…我好像以后都没有爸爸了。”

他坐在你身边,看着你的情绪失控,朱正廷只是安静的听着你说话,心疼的用手抹去你眼角的泪珠。某一瞬间,你的心里有了些本身没有察觉的悸动,只不过你还是天真的以为,这是自己找到了好树洞而迫不及待把全盘托出的释然。

        
   
理所应当的,你拒绝参加比赛淡出了大众的视线,而朱正廷开始参加比赛而逐渐得到了认可。

       
你每次都会去看朱正廷的比赛,舞台上的朱正廷也总是能在昏暗的观众席可以准确无误的找到你的位置予你足以安心的笑容。

        
感情的种子种下,在无人意识的情况下如杂草疯狂生长。
    
  
就像他总是给予你他所有的无限温柔。
      
      
03.
-
世界级舞蹈比赛如期而至,但今年的决赛却与往年不同。今年的决赛,参赛选手必须为两人一组准备双人舞。当老师提出让你作为搭档的建议时你毫不犹豫的拒绝,却是谁也没看到朱正廷眼底难掩的失落。

        
朱正廷他说,如果搭档不是你,他拒绝参赛。指导老师迫于无奈两边哄,一向温和的朱正廷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肯改变主意。你知道,这是他获得更多认可甚至能走向国际的好机会。
   
   
可你无法克服恐惧,你知道你答应只会害了他。问题被搁置,可报名截止时间临近。你开始着急,因为朱正廷没有服软的打算。你狠下心,先答应了下来再想办法也是没关系的吧…
  
   
        
报名邮件提交,你心里的石头落下可新的问题使你隐隐不安。朱正廷开始着手准备关于比赛的一切。你对于即将回归舞台感到陌生。因为你已经忘记你最初登上舞台时的心情。而这样的感觉你一点都不想体验。

        
随着赛程的推进,朱正廷一路顺利晋级,进决赛是必然的事。为了保证充裕的练习,你必须开始和他训练双人舞。

        
正因如此,你情绪愈加不安,训练无法集中甚至简单的动作也会出差错。你慌乱无措,疯狂练习。也许是疲惫使然,脚踝不时脱力伴随疼痛,可你不想停下,喷过药酒揉搓活动后仍然在继续。

        
凌晨了也不打算回家,母亲留在了医院照顾外祖母,就算回去那空无一人的房子那跟呆在舞蹈室又有什么区别呢。
  
  
04.
-
第二天的清晨,朱正廷提早来到舞蹈室,意外的却是看到身着训练服披着外套在窗边酣睡的你,阳光刺眼的光让你本能缩成小小的一团去遮挡。

朱正廷蹲下拍了拍你的肩膀,轻声唤醒你,你睁开了眼,呆呆的看着朱正廷。

        “起床啦,你…昨晚就睡在这?”

        
        “算了,我跟老师请个假,今天刚好是周末,我们出去玩。”

朱正廷无奈的笑了,你听到出去玩这三个字,脑子一下清醒了。

        “可是不行啊正廷,没时间了…”

        “什么没时间,你看你现在这样就算训练又能进步多少。”

朱正廷打断你,只是拉着你往外走。你瘪了瘪嘴,听着朱正廷不容否定的语气没有拒绝。换上衣服,你本以为朱正廷会带你去游乐场什么的,但事实证明并不。他带你去了居住区附近的广场。

吵嚷的广场上各年龄段的游客居民都有,当然,带了音响来跳舞的人也不少。广场舞,拉丁舞,肚皮舞,什么舞种都有。也许是人数的原因,你很快就被氛围所感染兴奋地跟着领头的人一起跳。

朱正廷也是开心,他看着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你笑的弯下了腰。“你好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才傻呢有本事一起跳啊!”你跳累了,回到他身边他给你递了一瓶水。
    
   
        “你开心吗?”

        “嗯?”
    
   
        “你现在开心吗?”

        “…”

你没料到他的问题,一时间不知道怎么作答。
        
   
        “谢谢你,我很开心。”

但你知道他这样做的缘故,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回答了他。“那这样的话…”朱正廷微微弯腰做出了邀请的动作,

        “或许你愿意跟我共舞一曲吗?”
   
   
你有点吃惊,才注意到他在身后布置了一个小舞台。本意想拒绝,可四周起哄的声音越来越大,你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感受到你的颤抖,朱正廷明白你的想法。他紧握你的手,牵着慢慢走上舞台,你们什么也没准备,一切都是自由发挥。他靠近你的耳朵,语气温柔似深水使你沉迷。

        “没关系的,放松…像平时一样就好。”

        “好…。”

你一次又一次深呼吸,调整状态,音符奏响,是你第一次在他面前崩溃大哭前跳的那首音乐。他主动牵引你,面对着他带上了哀伤的面容你不禁又一次陷入回忆。

两人的配合略显生疏,但毫无差错。悲伤的,难过的,你将内心的情感毫无保留的释放,只是围观的路人也为之动容。

恍惚出现了父亲的脸,你伸出手想去拉住转身离去的他,却是连衣角也无法抓紧。如梦醒你回过神,只注意到了围观的人数不断庞大。

心里又出现了不能压抑的紧张,你再也不敢移开视线只是直直盯着朱正廷的脸,动作有些慌乱甚至差点抢拍。朱正廷感觉到异常,随着音乐婉转他转了个身把你拉近。几乎是瞬间,他在你耳边说了几个词。
    
   
        “不要去在意。忘记它。”
    
   
他的嗓音仿佛咒语一般有魔力,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边。你默念着他的话闭上眼睛,拼命忽视着环境。剩下的时间里,全世界只剩下你和朱正廷,而音乐进入尾声,你和他的舞蹈也渐渐平和。

结束,你和朱正廷对视久久不能回神。突然的掌声雷动,高度集中和疲惫使你的手脚关节微微酸痛,险些没站稳而摔倒。你转过头看着一张张陌生的脸,或是带着沉浸难以自拔的悲伤,或是带着敬佩。

更多的,是久经不息的掌声。
    
   
为舞蹈而鼓掌,或许也还为你成功克服了自己而鼓掌。
      
      
05.
-
舞蹈室里,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备注的名字让你有一丝犹豫,最终还是摁下了接听键。

电话音波表达的信息让你平静的心再起潮涌,你不顾一切冲出舞蹈室跑到安全出口楼梯的窗边重重呼吸着空气。心里是被重物压住似的透不过气,你只觉得窒息。

   
朱正廷追着你来到了窗边,四下无人,你再忍不住一下扑向朱正廷怀里泣不成声,朱正廷用力抱着你,抚摸着你的后脑勺。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
       
   
此刻他一如既往的温柔让你依恋,一旦陷进去,再也出不来。
   
   
外祖母昏迷不醒,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只是她在此之前,还是念叨着你。母亲告诉你,外祖母说她最后的心愿就是你能遇到一个能让你交付余生的人,依靠着度过人生剩下的日子无灾无难,便是她最后的夙愿了。
    
   
直到这一刻起,你才恍然觉得自己的无助,能帮的上忙的朋友只有朱正廷一个,你不想让他扮演如此这般尴尬的角色,但你也同样没办法短期内立刻找个男朋友。朱正廷知道你的立场,答应了帮忙。你有点愧疚,朱正廷温和的打消了你内心最后的顾虑。
   
   
       “其实真的不用的,我可以自己想办法就好…”

        “你不用顾忌太多,当作是完成外祖母最后的心愿。”

你和朱正廷约好时间,一同前往了医院。来到外祖母的病房,躺在床上的老妇人靠着呼吸机苟延残喘。你鼻头不住发酸,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深吸一口气,牵上朱正廷的手走了进去。

         
        “外婆?”

你轻唤一声,走到外祖母跟前。老人一动不动,微微眯着眼睛。你坐在床边,音色染上了些许哭腔,

        “外婆,我来看你了,这是我…男朋友。”

你牵着朱正廷的手往前带了带。朱正廷蹲下身子跟外祖母的自我介绍,还趴在床边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关于他以前的,他和你之间的事,甚至有些内容你并不曾听过他提起过。

        
        “外婆放心,我会好好对她的,不会让她伤心难过再受委屈了。”

老人的手指微颤,泪滴顺着太阳穴流过消失在银白的发丝里,辅助呼吸的透明胶罩蒙上了水雾又快速消散。你看到朱正廷眼里的认真愣了神。

      
        “明明只是帮忙,你这么认真,我差点都要信了。”

返途中你看着巴士窗外的风景,你尝试缓解气氛打趣道。朱正廷没有回答,在你快要放弃去听他的回应时,他闷声给了你答案。
    
   
   
        “可我是认真的。”
   
   
你微愕,回过头再次对上他虔挚的眼眸。
   
   
        “正廷…”

        “你不用必须给我回答,我没关系。”

朱正廷的声音很平和,仿佛只是在说一段跟他自己无关的家常。你逃避他的视线,懊恼没办法给予他回应。
    
   
感情总有心甘情愿。不知你是否如此。
       
但朱正廷是。
    
    
06.
-
比赛日期逼近,你苦于双人舞的编舞,坐在舞蹈室里沉思。朱正廷走过来递给你一个平板电脑,上面是一个男女双人舞的视频。你抛出了疑问的目光,他偏头示意你点开看。

   
仔细辨认,舞蹈里的男子就是朱正廷,而女子是指导老师。朱正廷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一直有想编舞,后来编的差不多了和老师录了看看效果…很抱歉没有和你讨论一下…”他略带歉意看着你,而你只是反复看着舞蹈快结束时的那个动作。

        
男子伸出手渐渐远离女子,而女子想抬起手想抓住但失败而终。这个动作就是你那天在广场上的动作。低着头,谁也看不清你此刻的表情,猜不透你此刻的情绪。

        “不喜欢吗…?”

        “不…不,我很喜欢。”
  
   
朱正廷看你不断回放着那个动作,小心翼翼的细声问。你摇了摇头,忽视湿润的眼角,你笑了,终于抬起头看他。努力总是不会辜负你,你和朱正廷的配合越来越默契,情感表达更接近最佳。

日复一日,比赛那天也终该到来。你只剩下紧张,无以复加的紧张。在候场等待的室内,你找着一间没人经过亦不会有人注意的空屋,一遍一遍的确认动作。朱正廷又怎么会不知道你心中所想,他找到你,把你拉到长凳上坐下。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平静冷静,一切都准备好了不是吗。”

陈述句代表肯定,你点了点头。

        “那就不要去担心了。”

朱正廷把你抱着,收紧了手臂。他的怀里温暖,听着他的心跳,你感到由心而生的安稳,贪恋的更去贴紧。
    
   
        “如果比赛获得了奖,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你先答应了好不好?”

        “好。”
       
       
       朱正廷轻抚你的头顶,感受到他一抖一抖的笑了,你也笑了。其实对于他让你答应的事你猜出了大概,也是,该要给他一个答案了。
    
   
       
        不能让他等你太久。
    
    
07.
-
        “朱正廷组到后台准备一下。”

工作人员通知后匆匆离开,朱正廷轻轻拍了拍你的背终于放开了你。报幕员报幕后,你跟着朱正廷的脚步踏上了舞台。看着熟悉的布景,你心里五味杂陈。

        “唉…那不是……”
        “对啊…想不到她居然出现了…”
        “…”

表演厅里有些嘈杂,虽然很快安静下来,但你还是听到了很多或多或少关于自己的言论。你以为,你自己已经没所谓了。

        对,那也只是你以为而已。

你和朱正廷在舞台上做好准备动作。熟悉的音乐响起,脑子突然的空白却直接导致你迟了一拍开始。你努力的集中到舞蹈里,但状态不佳。

你有些着急,可愈是这样更于事无补。配合中,你发现朱正廷临时修改了动作,抬头看到他不变的神情,你了然。你和朱正廷的临场发挥看不出任何破绽,无缝连接上了后面的编舞。

你渐渐沉迷于舞蹈其中。舞台灯光下,你和朱正廷追逐,缠绕,诉说着拨动心弦的动人故事。

踮起脚尖,你伸手想去抓住朱正廷渐渐远去的手,但脚踝猛烈的剧痛让你重重的跌坐在台上。全场哗然,你和朱正廷愣了,却不约而同的,他继续着他的动作,你缓缓站起。事故的处理倒显得这一切像是编舞。

所幸,舞蹈进入结尾。谢幕后,朱正廷看似轻轻牵着你的手走下舞台,实则已经抓得你有点微微吃痛。你勉强返回了候场室,在朱正廷松开你后刚迈出第一步再次摔倒。朱正廷把你安置在凳子上,脚踝红肿甚至有些青紫。

你看着脚踝莫名心慌和发懵,朱正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很担心,叮嘱你乖乖坐在原地不要离开,而他等会必须返场集体谢幕,你轻轻点头应允。时间很恰巧,恰巧的就像是故意算好了时间给你致命一击。朱正廷离开后你接起了一个未知的电话,传出的是母亲的声音。

一句话,足以使你崩溃。

你失去了力气抓不稳电话,地心引力的重量使手里的物件滑落。你泪如雨下,一瘸一拐冲到门口离开,没有注意到刚从舞台回来的朱正廷着急的喊着你的名字。

        
病床边围了一圈人,有医生护士,更多的是不常见到的亲戚。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的医院,看着虚弱的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外祖母,你止不住眼泪,趴在窗边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床上的老妇人看到你,面容更是柔和,她慢慢的扯开了嘴角,张嘴吐着几个字。你把耳朵靠近外祖母的嘴边。

        “和……正廷…好…好好过…”

你眼泪喷涌而出,不停的点头,视线模糊已经看不清眼前外祖母的模样。握着的外祖母的手抖了抖不再有动作,床上的老人渐渐闭上了眼,只留下解脱释然的微笑。
    
    
08.
-
不愿放开外祖母的手,你在床边痛哭。朱正廷站在门口,看着屋内的你神色黯淡。

        
不知道过去多久以后,房间里的人散去只留下你仍然在床边神情恍惚。趴在床边腿发麻,你企图站起身到旁边的椅子上休息,但脚踝的剧痛使你动弹不得。

        
朱正廷一言不发的走进来直接公主抱把你横抱起来放在床边,你也没了力气和精神任由朱正廷动作,他叫来医生为你查看脚踝的情况。本以为涂点膏药即可,但医生一直沉默着,转移了病房朱正廷哄你睡下后,朱正廷跟着医生到了室外。

       “她的脚…怎么了?”
       
       “不容乐观…以后只能慢走尽量不要跑动了。”
        
        “那她不能跳舞了?”

医生叹了口气摇摇头,朱正廷错愕。

        “你还想着跳舞?她这样的情况还能走路就不错了…你们怎么不在她刚受伤的时候就检查?日积月累越来越严重变成这样了。”

医生一脸惊慌让朱正廷陷入沉思。刚受伤?你第一次在舞台上摔倒后销声匿迹,你日夜不停的训练脱力倒地。朱正廷突然才被点醒似的才反应过来,回到病房后,心情沉重。

阳光照射着你的安静睡颜,他把你散落额前的碎发别至脑后。你醒来时是傍晚,身体猛地抖了一下,用手臂支撑着床陷入瞌睡的朱正廷感觉到异动也醒了过来。你双眼无神的看着朱正廷的脸,他整理了一下仪容,伸了下懒腰。

        “醒了?”
        “你这几天不用去舞蹈室了,在着休息一下。”

你的直觉告诉你,有些事情他没有坦白。

        “正廷,你实话告诉我…我是不是不能跳舞了。”

        “…别想多了,好好休息。”

你看着打着石膏的脚,问他。朱正廷的动作顿了顿,朱正廷笑了,只是他不知道这次这个微笑多么勉强。
        
谁都知道这是假的。

        “不要骗我了,我的身体我都知道…”

        “饿了吧,我去给你买些肉片粥。”

你很平静,不知道的大概真的会认为只是受了什么小伤,朱正廷不再否认岔开了话题。你也没有追问,因为朱正廷的反应等于已经给了你答案。

晚饭后,朱正廷不停跟你闲聊,让你心情渐渐有了些恢复。离开之前,他看着你欲言又止。你知道他在想什么,给了他一个足以令他安心的回答。

“知道了,我会配合做复健的。”
    
    
09.
-
因为答应了朱正廷,你真的开始努力做复健。脚踝消肿后,你每天都支着拐杖按时到复健室。一点一点的走,一次一次的摔。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执着于此,明知就算复健,能再跳舞的可能性也不大。可你就是想坚持着。

        
慢慢你开始试图脱离拐杖站立,走路。但没走几步,失去平衡又摔在地上。只是你习惯了,默默站了起来,反复着。室外,朱正廷看着你,他能想象当初的你大概也是像这般一次又一次的重复跳舞脱力倒地。

        
不忍看下去,朱正廷安静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等你。你撑着拐杖走出来,朱正廷就马上又恢复了以前的宠溺而温柔的笑容。

        
回到病房里,你坐在床上看着夕阳,照着屋里都染上了一层金黄。你疑惑朱正廷为何那么多时间照顾你,朱正廷说指导老师给他放假,所以他才这样陪在你身边。

        
指导老师的性格你比他清楚的多,她只要能训练从来不会放过休息的时间。你知道,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果然,那天朱正廷陪你从复健室回到病房不久,他就被一个女人叫了出去。你认出了那是指导老师的身影。

你轻手轻脚扶着墙走到了门边。
   
   
        “正廷啊你已经推掉了很多比赛,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没关系的老师。”

        “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你也不能把全部心思都放她身上啊。你看你和她上次的比赛得了季军,可是如果你当初好好选搭档你可是能拿下冠军的………”
      
        
后面的内容,你没有听下去,自己回到了病床上。朱正廷回来时表情为难,

        “怎么了,正廷?”

        “没…没什么,就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而已。”
   
   
你听着他磕磕绊绊的回答,真的一点也不会说谎。

你没有戳破,因为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的心里也有了一些小私心。你想让他能永远陪着你,不想让他走。即使你明白这样做是错的。
    
   
所以你不得不强迫自己做出选择。

        “正廷,”

你轻轻唤了唤他的名字,他心事重重的转过头看你,

        “真的没事吗?”

        “没事。”

你不知原因的去追问,希望他告诉你实情,可又希望他对你隐瞒。他笑了笑,终究还是没有回答,却突然想起了些什么走过来坐在你床边。

        “对了,比赛获奖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你记得吗?可不能反悔哦。”

他笑意加深,终于是真正开心的笑。你轻轻点头,朱正廷清了清嗓子。

        “我想和你再次共舞,像比赛时那样。”
    
   
        “像那天那样。”

本以为自己能隐藏的心情再也无法平静。你忍着眼眶的泪,点了点头。朱正廷笑了,拂去你眼角的泪滴,

        “傻瓜,哭什么。”

如果可以,你想永远被他的温柔保护。如果可以,你再也不想离开他。
    
        
10.
-
他还是像之前那样的待在你身边,你也不去担心其他继续接受着他的宠溺呵护。只是朱正廷比以往越来越频繁的接电话,而每次接起电话便走出病房。

        
你猜的到那都是谁的电话。只不过你没有主动过问,他也不主动提起。

     
指导老师的突然来访是意料之外的,当然也是情理之中。朱正廷打开门,眼里的慌乱难以掩饰。
   
   
        “老师…你来了…”

        “如果你还当我是老师的话,你就该………”

指导老师有点生气,说话的音调无意识升高,但是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你没把话说下去,只是叹了口气。

        “正廷啊,算我来请你回去好不好…”

指导老师的语气无奈,朱正廷想把她拉到病房外说话,你制止了他。

        “没关系,有什么说的就在这说吧。”

你对朱正廷说,也是对老师说。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正廷,你不能为了她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老师,但是我不想去。这跟她无关。”

        “什么机会?”

你有些不明所以的茫然,你看着朱正廷,这件事他从来没有跟你提起。

        “接受更好的训练的机会。”
   
   
        “正廷,我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而学舞,但我知道在我带你之前你家也是花了不少钱培养你,你真的要……”

        “老师不要说了。我不去,不要说了。”

你的印象里朱正廷谦逊柔和,这是他第一次开口打断了长辈说话,他起身甚至想下逐客令。

        “正廷,你出去一下…我有话想和老师说。”
        “就一次…乖,听话。”

        你把他哄着出去后,让老师跟你说出朱正廷拒绝了什么。是一个出国的机会。

“有些话我真的不想明说,但是你现在变成这样谁也不想…你清楚你的舞蹈道路已经结束了,不要把他的也断送好吗?”

面对指导老师欲言又止,你面无表情,沉默不语。看向窗外自由飞翔的小鸟,老师只是又重重的叹了口气。你下定决心,最后做出了一个谁也不能挽回的抉择。

“老师放心,我…会劝他。”
    
    
11.
-
        “正廷,”

        “嗯?”

        “你回去训练吧。”

你唤着他名字,充满了你自己也未察觉的不舍,朱正廷背对着你收拾的动作停住住,你轻松的笑了笑。

        “接不接受那个机会也没关系,你回去训练也一样能抽空来找我…”

你说着,压抑着哽咽慌忙擦掉眼泪。

        “我能照顾自己,我还能叫护工我也有亲人。”
         “所以,没关系的。”
  
    
        说给他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好。”

朱正廷从不会拒绝你请求请求,可你好像不觉得很开心。为什么呢?这明明是老师希望的,也是你希望的事。但是,你又好想让他再陪你多一会,就一会就好。

        “明天就回去吧。”

        “好。”
    
   
那天他回家的时间比以往晚了很多,直到太阳下山,月亮挂在天边。你第一次主动拉着他喋喋不休的聊天,聊到你们的相遇,聊指导老师在朱正廷来之前是怎样的,不停的说了很多。朱正廷也没有打断,只是听着你侃侃而谈。

他回家后,你让母亲来病房,拿出了纸笔含着泪一笔一划写下了一封信,转交给母亲让朱正廷来找你的时候把信给他。

收拾着病房,你才发现朱正廷把比赛的照片相框摆在了角落的茶几上。
    
  
图片上,你和朱正廷紧紧相拥。

你抚摸着照片,摆回了原位。只是一间病房,但是每个角落都有你和他的记忆。
        
你不舍,可你必须离开。

        
母亲帮你拉着行李箱把它放到后尾箱,你支着拐杖,跟母亲挥手道别坐上了去往机场的的士。距离起飞的时间还早,你提早了几个小时来到机场。坐在椅子上你编辑着短信,因为,你想最后给自己一个机会。
    
  
如果他在飞机起飞之前找到你,你就不离开。
   
你这样对自己说。天边开始泛起鱼肚白,你的短信删删改改终于发了出去。
  
   
-
        “正廷,我很开心能遇到你。真的,我觉得我最正确的决定就是那天舞蹈室里我在你面前放下了我的伪装。感谢你愿意接近我包容我。晚上的月色很美,谢谢你。”
-
  
   
可是事实也证明,并不是所有的结局都能像偶像剧一样完美。截止登机的最后五分钟,你一直留意看着机场的周围。

        
你所期待的那个身影没有出现,紧张的心情渐渐平复,你进了登机口。

        
挺好的其实,这样,我就不用犯下冲动使然的错误了。这样…
    
   
        
应该就没有遗憾了吧。
    
    
12.
-
朱正廷有种不好的预感,从他第一次被指导老师叫出了病房开始。你让他回去训练的那天晚上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没有睡着,直到深夜才被终于袭来的困意包围着入睡。

        
第二天早上起床打开手机时收到了那封十分钟前送达的短信,他随意洗漱更是胡乱抓了套衣服换上就出门四处寻你。
    
        
病房,空的。
   
舞蹈室,空的。
    
广场,没有人见过你的身影。
   
        
他终于来到你家,但是你让母亲隐瞒你的位置,他也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你会在机场等着他。

        
所以他最后找到的,只有那封信。娟秀的笔迹让他想哭,而第一段话,就打破了他所有的心里防线。

“正廷,我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说却不知如何下笔。我做出了这个决定不知是对还是错,只是我觉得你应该要有一个比现在更好的未来,但我好像成为了你道路上的阻碍。”
        
但是啊,你真是个傻瓜。朱正廷想着。你知道吗,我所预想的未来里原本并没有这么多,但是我的未来里一直有你。

        
朱正廷紧捏着信纸,终于是控制不住眼眶的泪珠一滴一滴打落在纸上晕开了墨。

“不知道你会不会读懂我的将会给你发的信息,今晚与你共赏的月光真的好美啊。我也终于能告诉你我的答案了。”
    
   
“朱正廷,我喜欢你。”
   
    
“我们会再想见的吧,我还没完成我的诺言,还没完成我答应你的事。所以,我们再次想见时,请你一定还要记得我们曾经的承诺。”

“感谢你,愿意让我无论何时都四十五度靠着你。在即将九十度坠落前,愿意用一百八十度温柔地拥抱我。”
朱正廷摩挲着纸上最后一句话,还挂着泪的笑着点了点头。
   
   
“不论在世界的任何角落,请都要感到幸福。”
  
   
        “好。”
        
        
Fin.
       
       
      
***长篇总是伴随着些题外话哈哈哈哈哈***
    
你的小可爱大半夜突然出现 其实下午就写完了…但是因为一个词被锁了一个下午 后来改了一下就成功发出来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篇我写了好几天orz一开始没打算写那么长但是这样的话就觉得故事不完整
    
虽然现在也觉得故事不是很完整唉(深深叹了口气 太长了刚写完还没来得及校对 欢迎捉虫♡
    
然后如果有不懂的或许可以看看四月是你的谎言这部番之后也许就会懂了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强推这部番超级好看(咳咳说偏了
如果有人想看会考虑写部分朱正廷视角或者有番外
就这样 下次见(´▽`)ノ♪ 
       

评论(10)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