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阿夏啊🍰🍬🍭

泽被万物而仁者生。

丁泽仁x你/和总裁的小日常

   
*总裁x大学生 3400+
  
*重要的话说三次
玛丽苏 玛丽苏 非常玛丽苏
严重ooc 严重ooc 严重ooc
慎点 慎点 慎点
   
  
      
   
   
   
好的如果你还是点进来了那就开始吧↓↓
   
   
   
-
你是一名刚接受完高考洗礼准备开始愉快大学生活的学生,刚升上初中的时候就和丁泽仁在一起了,后来双方见了父母还立下了婚约,一切就像只有在偶像剧里见过般的神奇。
   
   
  
可是更神奇的是,从确定关系开始直到现在好几年了,你和他也还是甜的像正度着热恋期一样,他也总是恰好把你想要的最好的一切都给你,就像你想要时时刻刻都和他黏一起。
   
    
   
 正值学校假期,丁泽仁却偏偏因为公事已经出差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了。
   
   
你说你不想他那肯定是假的。
  
只不过你真的让你没想到的是,丁泽仁昨天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没有任何预告的提前回家了。
   
   
 
因此当听到门口窸窸窣窣响起了钥匙的声音你感到很疑惑,又莫名多了些恐惧。大概是玛丽苏总裁文看多了,你总觉得开门的说不定是商业对家来绑架的,要不就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妖艳贱货来找你喝茶甩你一沓钱让你离开他?
   
  
  
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的你不敢再想下去,随意把书本扣在一边抓起身边的枕头捂在身前,你只露出了双眼眼巴巴的看着玄关处被打开的门。
   
   
所以说也不知道是说你被高三的紧张学习给搞傻了还没恢复还是本来就缺根筋,当眼前的男人把行李箱放置在鞋柜旁换了鞋一步一步逐渐向你靠近,你脑子转不过弯只是傻傻地看着他。
    
    
   
        “怎么了?一个星期没见我不认识我了吗?”

丁泽仁看着你的反应倒是被逗笑了,露出总让你忍不住想伸手触碰的酒窝。他坐在你旁边伸出一只手搂过你,另外一只手指一勾滑了滑你的鼻梁。
   
    
   
你的脑袋终于摁下了重启键,上前狠狠得抱住了他,扑得他踉跄差点向后倒去,就差没像树熊一样挂他身上。
   
  
        “想我没?”
   
   
        “你说呢。”
   
   
        你声音闷闷的还有些哽咽,丁泽仁吓了一跳,拍着你的背又轻轻抚摸了几下。
    
    
    
         “好了好了,刚刚你没给我开门还以为你已经睡了。可不能熬夜知道没?”

他放柔了声音像哄小孩似的。看着眼前人的温柔眉眼,你点了点头。

        “知道就快去睡觉。”
   
   
   
        “明天休息,我可以陪你。”

你被他推着进了卧室,躺在床上乖乖闭上了眼睛,他帮你盖好被子拉上了灯,随后在一片黑暗中你只知道到他离开房间之前在你额上落下了一个温热的吻。
   
   
而半梦半醒间,你被扯入一个暖暖得怀里。根本不需要思考,你条件反射的用双臂箍住对方的腰肢,嗅着熟悉的沐浴露香气沉沉入睡。
      
   
  
-
     
第二天清早,刺眼的阳光打扰梦境,你眯着眼睛本想换个方向继续睡,可刚转过身眼前就是他靠近的脸。他还没醒,阖着眼睛呼吸均匀。
   
   
有时你也忍不住的感叹,丁泽仁的脸也是精致得紧。看着你的时候眼睛有神无时无刻发着光,睫毛超级长,下巴尖所以整个脸型也很完美,笑起来深深的酒窝直击心脏。   
  
而且他年轻继承家业,工作条理清楚,短时间内用成绩成功说服董事会所有人把公司交给他并顺理成章把一切都处理的服服帖帖的。
   
   
怎么会有那么完美的人啊。
   
   
   
  
甚至有时你都嫌弃你自己,那么好的他娶了我,我是捡了多大的便宜。不过管他呢,反正他现在也已经是我的人没跑了。
    
   
不知道梦见了什么,丁泽仁瘪了瘪嘴,你终于没有错过这个机会抬起手鬼使神差戳了戳他脸上深深凹陷的酒窝。他睁了睁眼,含糊的发出两个音节,又伸出手把你揽入怀中。
   
        “醒了?”
  
        “早啊。”

你昂起头,亲了一下他的下颚骨,感受到丁泽仁轻轻笑了,他收紧了手把你抱得更紧。躺在床上很是舒服,你在他的怀抱里不知不觉又再次入睡。再次起床已经是中午,你轻手轻脚的去洗漱。
   
   
估摸着到了吃饭时间,你做了份跟丁泽仁妈妈学了好几天的红烧排骨。丁泽仁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醒了,他闻着香气心满意足的从背后给了你一个拥抱,把头埋到你的颈窝用力吸着你发间的清香。
   
    
   
吃过午饭后,总算是真的没事干了。你本还琢磨着今天让他带你去游乐场或者电玩城疯玩,可看着他有些疲惫你于心不忍只得默默放弃了这个计划。
   
    
    
       
说起游乐场,某个想法在你的脑子里突然一闪而过。你仍记得第一次跟丁泽仁去游乐场的鬼屋时,他紧紧牵着你的手。鬼蹦出来的时候你哇的大叫了一声一下抱紧了他的手臂,他捂着心脏尬笑强装着不害怕但是被吓的不轻而微微发抖的手已经出卖了他的内心。
     
   
   
那是你第一次看到平常彬彬有礼从容不迫的他失态害怕的样子。你从鬼屋里缓过劲后,意外的反差使你越想越抑制不住笑意,在丁泽仁旁边笑岔气。
     
    
        “大总裁也有害怕的东西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也是人,我当然也有害怕的东西好吧。”
   
        他不服的辩驳,可是你顾着笑已完全听不见他说的话,看着你越笑越起劲他也有点害羞腼腆地低了头也跟着笑了个不停。
   
   
   
   
  
        “泽仁,我们……来看鬼片吧!”

你懒散的斜卧在沙发上。本来你并不怎么爱看鬼片,但是你莫名兴奋地说着非要拉上他一起看。丁泽仁听到鬼片这个词,身子瞬间一滞,本想要果断拒绝,可你兴致勃勃的表情让他万分为难。
   
   
你不依不饶的晃着丁泽仁手臂期待的看着他,活像一个求着家长买糖吃的小孩。他扶了扶额,沉默不语。
   
        “好…好吧。”
   
        “耶耶耶!!!”
   
   
你开心的扯着他的手臂在沙发上一弹一弹的,不顾他慌乱的表情欢呼了起来。去取零食饮料才发现家里的饮料差不多被喝完了,只剩下几罐啤酒孤零零的在冰箱柜里,你有些顷刻地犹豫。     
   
     
算了,反正啤酒度数也不高,喝饮料吃零食只是看电影的小习惯。你拿起两罐啤酒和一些零嘴,窝在丁泽仁怀里打开了电视播电影。
   
   
电影的开头很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妥。你抱着枕头,丁泽仁戴了一副圆框眼镜,也像抱着抱枕似的抱着窝成一团的你,把下巴放在你的头顶。两个人握着啤酒时不时嘬一口,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看。
   
    
    
剧情从男主女主走进了那间破旧的废弃医院里开始有了起伏,而女主躲在男主身后,男主一下踢开了虚掩的门。
   
    
   
没有出现什么血腥可怕的东西,但配上了背景音乐还是让你吓了一跳,身后的丁泽仁本毫无波澜,却被你吓的也跟着抖了一下。
   
   
剧情不断推进也慢慢进入了正轨,男主女主因为一时失误走散了,女主撕心裂肺带着绝望的喊叫让你不自觉捏紧了手里的铁罐,更往丁泽仁的怀里蹭。丁泽仁没有说话,更用力紧紧抱着你。
   
   
  
女鬼苍白的脸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你被吓得立刻缩了一下,顺势低下了头用抱枕捂住了大半张脸不敢去看屏幕。丁泽仁倒是意外的平静,只是你往他那缩的时他颤了颤发出了一声细小不易察觉的闷哼。
   
    
你转过头去看他,他也低下眼跟你直视。你看着他镇定的神情不敢置信,又用手指轻轻碰了碰他的脸。

        “好神奇啊,你居然没有被吓到。”
   
         “还行吧。”
   
他没有反驳,耳尖悄悄显出了一层浅浅的红色,简短的吐出了三个字不愿再说话。
   
   
   
你觉得他应该是有些醉了,可他经常需要喝酒应酬,酒量怎么…只是你也懒得太过纠结于这个,感觉到些了异样但来不及深究,电影接下来的内容让你无法顾及其他。
   
   
你承认后面的剧情比你预想的要恐怖的多。你用枕头半遮着眼睛不断的往丁泽仁怀中退,丁泽仁一直也向后给你腾位置,慢慢的顶上了桌椅的靠背。
    
   
   
虽然你一直是小口小口的喝着啤酒,但是电影也播了大半,再怎么着啤酒也慢慢的被你喝没了。你摇了摇空的啤酒罐硄的把它放在茶几上,十指相扣紧抓住了跟前丁泽仁的手,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的电影上。
   
   
所以你毫无察觉的是,丁泽仁其实早游离了思绪无心于电影。虽是仍然注视着电视屏幕,可他的眼神已经开始飘。
   
    
而且,他耳朵脸上的绯红才不是因为酒精的缘故。
   
因为他拿着还盛着大半满满的啤酒罐,根本还没喝过几口。
   
   
   
而每当你被吓的大惊失色在丁泽仁前面不安分乱蹭的时候,他也总是奇怪的僵起了身子。
   
    
终于,在屏幕里突然出现扯住了试图逃跑男主的脚将他拖走的女鬼时,你啊的大叫重重的又朝后方缩了缩。丁泽仁也没忍住狠狠的抖了一下,嘶了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回头,对上了他有点奇怪的目光。丁泽仁有点不自然,心虚的移开目光抿了抿唇。

“夫人,要不你先坐到我旁边?我觉得我现在……不太好。”
   
   
丁泽仁的嗓音突然变得很低,还有点哑。你脑子脱离了电影剧情,终于清醒了些,这时你才悟到异样来自于哪里。你的后腰间被…咳……什么微微顶着。
   
   
你没有挪窝,搁着以前你早就羞红了脸立刻躲到一旁。现在的你因为酒精虽然脸颊也同样红扑扑的,可意识迷糊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不对,呆滞的盯着他说话时一张一合的唇瓣。
   
   
嗯…粉粉润润的,好看。
     
    
   
这么想着,身体先于思考的有了行动。你一下凑上去堵住了丁泽仁不断深呼吸的嘴,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撬开了他的两片柔软吮吸。
   
   
丁泽仁很诧异,微愣了神,又像宣示主权毫不客气的更用力回吻你,伸出舌头在你的口腔里游走,试图舔舐嘴里每一寸腔壁,如获取甘露般吸食仅有的口腔津液。
   
   
   
 两人因为突如其来的吻有些意乱情迷,丁泽仁一个转身把你推倒在沙发上。你显然没搞清状况痴痴的看着他笑。丁泽仁看你的眼眸温柔得能出水,他趴在你身上上方盯着你好久,表情却逐渐趋于无可奈何。
   
   
   
        “真后悔。”
   
看着你傻乐的脸,他摇了摇头无奈的笑出声。
   
   
        “要不是婚约答应了还没结婚不能碰你。”   
    
丁泽仁慢慢的凑近了你的耳边,呼吸混杂着他的味道,气息喷洒让你觉得颈部酥酥痒痒的,直软了身子。
  
     
  
        “真想现在就在这办了你。”
  
  
   
   
   
Fin.
   

       

评论(6)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