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阿夏啊🍰🍬🍭

泽被万物而仁者生。

丁泽仁x你/泽被万物而为仁·贰


*江湖少侠x客栈老板娘
*ooc 慎点 架空背景
 
   
   
   
   
   
   
夏季茉的花-西瓜JUN/萧忆情
   
   
   
   
   
-
他来来回回打量了好几圈,不时把视线落在你身上,欲言又止。你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走出房间带上了门。
   
   
   
   
次日日出,你带上了几个白馒头作早点来到丁泽仁的房间门外。轻轻叩门时木门“吱呀”的打开,而房内已空无一人,桌上只留下了一张纸条。

“多谢姑娘相助,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有缘自会再见,告辞。”
  
   
他离开了。
  
   
   
说不清道不明,只是一面之缘。
不。不是。你只是看见了他的那双眼睛。
  

可那双眼睛开始日日夜夜出现在你的脑海里你的梦里,无穷无尽。
   
  
  

又是一个雨夜,你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点。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你应答了一声匆匆跑去开门。随着雨滴落下,敲门声一声一声如鼓点般敲击心底。喜悦混杂着期待,模模糊糊的全都一同冲破涌上心头。
  

更靠近了。
你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
   
    
   
但打开门,站在门口的是一个着装普通满面胡茬的肥胖男子,粗蛮的指了指里头。
“这里可还有房间?”
你垂下眼眸难掩失落,但转瞬即逝的,你再次抬起头。
“有的有的,这边请。”你拉了拉一旁昏昏欲睡的店小二,示意他把男子带到空余的房间。
     
   

怎么会为了仅见一面的公子就如此想念?
不知道。
   
    
也是。既然是不愿留下姓名的人身份必然不简单,这样的人接触太多未必是好事。不如就当作一场梦,雨中梦,忘记便可。
  
  
   
可命运是如此弄人。第二天,你伸着懒腰走向大厅,昨晚的雨势不大却把茉莉打的满目苍痍,只看见店小二在门口前来回踱步。
   
   
店里失窃了。柜子被撬开后大量银子被盗走,基本被洗劫一空。店内多处摆放的装饰品诸如陶瓷瓶罐一类或是金银珠宝尽数被盗取。

你脑子一片空白,身体失去支撑的力气向后倒去,跌跌撞撞的查看确认那一件件遗失的财物,倔强的用衣袖抹去夺眶而出的眼泪。你跌坐在木椅上,只得先在门板贴上休业公告收拾残局,失神的走进了昨晚肥胖男子的房间,推开门被眼前之景吓得瞬间回过了神。
    
    
   
包括陌生男子在内的两三个糙汉手脚均被被用绳子捆住,嘴里还塞了棉布只能发出几声咽呜,房间里摆满了被偷走的物品和钱币白银皆堆放在角落一件不落,奇怪的是也多了一块从未见过的玉珏。
   
   
“丁?”
轻轻念出了上面刻制着略显陈旧的文字,兴许是哪个以前的客人落下的吧。那几位男子看到你拿起这块玉珏满脸惊恐,更是激动的挣扎呜呜的喊叫。
    
   
    
窗外的少年笑了笑,转身离去。
   
   
    
   
   
TBC.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