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阿夏啊🍰🍬🍭

泽被万物而仁者生。

丁泽仁x你/You Are My Whole World②

•⒉秘密

*大学设定 3300+小甜饼
*开始做梦(雾 

    
*丁泽仁视角
    
*ooc 慎点 慎点 
    
    
*请让我在多嘴几句 你们看了吗你们看了吗发带丁真的太好看了我到现在还是激动到不行(;´༎ຶД༎ຶ`)西湖的水我的泪啊(;´༎ຶД༎ຶ`)(;´༎ຶД༎ຶ`)
    
    
*Falling in Love - UNIQ
    
-
    
    
你一直疑惑丁泽仁为什么会喜欢你,百思而不得其解。从你产生这个问题开始每次提起,丁泽仁总会用其他话题一带而过。
    
    
但是问如果你揪着不放闹着一定要让他给你答案,怎么办?他就会盯着你看,等你闹的累了消停下来瞪着眼睛呆呆的和他对视时,毫不犹豫俯下身狠狠的吻一下你的唇。
    
    
「然后她的脸就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像熟透了的螃蟹,想问什么就全都不记得了。」
    
    
    
其实很多事你不知道,但是丁泽仁也没打算让你知道。
    
    
    
    
    
艺术大学里,想找到素颜的女生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即使校规上写着除特殊情况不允许化妆。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太听话,大一入学那一天在众抹上了胭脂水粉的女生里唯独你素面朝天清汤挂面。
    
    
    
还好也多亏了你天真,丁泽仁才有幸在那一天注意到了日后将会逐渐占据他整颗心,成为他整个世界的你。
    
    
他也不是没见过不化妆的女生,只是他实在是觉得神奇的很,目光不自觉的自动扫描你的存在。你并没有很天生丽质美若天仙,但是就算不化妆五官倒也凑合,能算得上是清秀。感受到了一道目光你下意识去寻找来源,清澈的眼眸对上了丁泽仁的视线。
    
    
明显的一愣却立刻弯了眉眼,你给了他个灿烂的笑容。
   
丁泽仁僵了一下,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他抿了抿嘴微微颔首以示回应。
    
   
   
这有点像往平静的海里扔下了一颗石子泛起涟漪,又像在清淡的白开水里撒了一把砂糖粒。
    
    
应该是心动吧。
    
       
   
   
-
“当我看到正在看我的你 多希望能拔出爱的火花”
    
    
   
  
社团招新时,丁泽仁毫不犹豫的报名了街舞社。算不上一鸣惊人,但参加比赛活动足够了。
    
   
看着在舞台上跳的兴奋,丁泽仁跳上去和社员斗舞,欢呼喝彩吸引了不少人。知道你喜欢街舞是以后的事,当他余光瞄到你在的时候控制不了的紧张,但没有影响发挥就是了。
    
    
    
他看到了,不同于其他人或是花痴或只是跟着起哄的神情。你眼睛里充满敬佩,还有些,憧憬。

    
    
    
冬日里大雪纷纷,所有人出了教室的门后都裹紧了羽绒匆匆走过,不想接受严寒冷风的考验。
    
  
你带着手套紧紧抱着怀里的书本和几个朋友一起并肩走在去食堂的路上。
    
    
   
小女生总是叽叽喳喳有说不停的话,你趁着她们聊的火热,找着空把揉好的雪球一扔。
    
    
        “好啊,你竟敢扔我!翅膀长硬了是吧!”
    
         “谁让你们聊的这么激动旁若无人的,我在旁边干嘛你们也不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本事你别跑啊!”
    
        “不跑才是傻子呢!”
    
         “看招!”
    
    
   
    
丁泽仁本只是路过,被冷的直哆嗦又搓手又呵气的,他差点就跑着快速离开了。可他无意看到你在外头开怀大笑,如同一缕阳光暖了身子,也融化了心。
    
    
    
「她一次又一次有意无意叩响我的心房门申请入住,那我只好同意打开让她住进我的整颗心里了。」
   
    
丁泽仁突然有些羡慕,他想让你能在他身边也这样无忧无虑。
    
    
「想把她当作我的小公主一样宠着,最好能让她潜意识里认为,只要有我在,什么都没关系。」
    
    
   
   
-
“其实心很着急 却不能倾诉 想你的温度”
    
    
    
再遇见是在专业室里,只不过是你在美术室,丁泽仁在音乐室。两个专业室不在同一个楼,但刚好窗户相对,只要拉开窗帘就能隔着窗户隐隐约约看到对面的人在干什么。
   
   
丁泽仁是学过挺久的街舞,可学校的专业并没有这个选项,他便转向了也稍有涉及的音乐作曲。
   
   
   
男生八卦女生的时候,丁泽仁也打听到不少料,至少他打听到了你报的美术专业,没课的时候,就爱坐在美术室里作画。
   
   
所以每到音乐室上课,丁泽仁都特别关注着对面的美术室,在你发现他之前其实他早就看到你很多次了。终于看到丁泽仁在音乐室里时你脸上挂不住的惊讶和欣喜,不出声以为他还没注意到你。只是丁泽仁再抬头去看你时,你的眼神躲闪慌张,他就知道你看到他了。
    
    
   
   
后来,丁泽仁穿着无袖的运动服在室内篮球场打篮球,发现了一本被落下无人认领的素描本。封面上的简笔画和字迹告诉丁泽仁这本素描本的主人肯定是你,他没忍住翻开看。
   
   
不过没预料到的,是除了一些风景画其余几乎都是他各种角度的画像。丁泽仁翻着素描本,因为心里的欢喜自己也毫不自知露出了浅浅的笑容。突然停住了继续翻动的手,他的目光定格在最后这副画上。
   
   
是你和他第一次相遇的样子,眉眼含笑,抿起的唇两旁有浅浅凹陷的酒窝。
   
   
   
「她说即使没有酒,也能醉倒在我的笑容里。」
   
   
   
鬼使神差的,丁泽仁悄悄撕下了那页画。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这画去了哪里,喏,被他用相框裱了起来好生收藏着呢。
   
在哪收藏着?嘘,这可是他的秘密。
   
   
你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由小变大着急的往这边跑,没注意到跟前的路被拌倒一下扑到了丁泽仁的怀里。
   
    
为保持平衡你下意识扶着他的手臂顺着惯性把头埋进了他结实的胸膛里,丁泽仁几乎也是本能的反应伸出手环住了你的腰。
   
   
   
「那时她小小的一只,腰太细了太瘦了,毛茸茸的脑袋蹭的我痒痒的,在我怀里乖的像只受惊的小猫。」
   
   
丁泽仁抱着怀里的你心中一动,你没看到他勾起嘴角笑得万分温柔,眼里像是能够酿出蜜。
   
   
   
「也是这一刻开始,我突然想陪着她一起白头。」
   
   
「从十八岁到八十岁。」
   
   
    
    
-
“爱就是铅笔你是Melody 我会用我一生记录你”
    
     
    
    
    
街舞社比赛走到了最后,决赛肯定是势在必得。丁泽仁觉得这是个机会,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他偷偷把决赛的门票给了你的朋友转交,又嘱咐无论如何也不能告诉你是他给的票。
    
决赛那天,他不知道你的朋友情况如何,只觉得有种接受审判一样的错觉。他站在台下一排一排扫描着观众席,又立刻看见了第一排的你挺直了单薄的小身板认真的看着宣传单上比赛的顺序。
    
    
    
是的,丁泽仁他觉得只要你在,除了你以外其他什么他好像都看不见了。
    
    
随着你比之前更热烈的鼓掌,丁泽仁跟着队伍走上了舞台,一转眼就对上了你看着他的眼睛。
    
    
   
「我觉得她那双眼睛大概装着整个宇宙吧,亮亮的闪着光。」
    
    
    
丁泽仁冲着你眨巴了下眼笑了,你表情有些恍惚,红了脸也笑着低头回避了视线,就像你们第一次见面那天一样的笑容,眉眼弯弯的让丁泽仁在台上看得愣了神。
    
    
    
「啊对,她眼睛也许还装着一片黑色的沼泽。跌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万劫不复的那种。」
    
    
    
这次比赛丁泽仁比上以往还要更认真了不知道多少倍,社员在旁边痴痴的看着他不顾一切拼了命般的比赛,对手也被他的气场吓了一跳。他很想知道现在台下的你是怎样的表情,他真的太想知道了。但他不能走神,因为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他。
    
    
丁泽仁还是不敢保证这次发挥是状态最好的,他害怕用力过猛会适得其反,宣布名次的时候握紧拳头低头闭上了眼睛,自己都感觉到眼皮连着睫毛的颤抖晃动。
   
   
如果不成功,那就都白费了。
    
    
   
获得冠军的瞬间,他以为自己在做梦,一下松开了紧握的拳头瞪大了眼睛看着在台上兴奋得跳起来的其他伙伴。他们簇拥着丁泽仁,把他举起来一次又一次抛高。
    
    
丁泽仁偏过头望向观众席,看着你在座位上禁不住的激动的蹦哒,他也终于反应过来这不是梦,笑容爬上了嘴角,比任何时候都要开心。
    
    
   
他故意站在最后一个发表获奖感言。内容很简单,很平淡,是他把脑子里所有想说所有删删减减最后留下的话,是他一直一直想说的话。
    
    
   
        “很感谢和我一起战斗的兄弟们,也很感谢她,我和她没有很多交集,也没有什么一起经历过什么动人故事。”
    
    
        “只是她第一次看见我就留下一个让我无法忘不了的笑容。她喜欢街舞也喜欢画画,喜欢把我画在她的画本上。”
    
    
        “扑倒在我怀里的时候脸红了,害羞的样子也很可爱,让我想永远像这样抱着她。”
    
    
    
丁泽仁强忍着心里翻起的波澜,一字一句把脑子里装着的话娓娓道来。
    
    
   
   
-
“我说假如 你是我全部”
    
    
   
   
观众席上有些骚动,他在台上拿着麦克风的手也微微发抖,眼神在众人间飘忽不定。他知道你在看着他,可他不敢看你。
   
   
   
        “如果她听到了,希望她能给我回应。我会坚定的告诉她。”
    
   
        “我喜欢她,谢谢。”
    
    
    
丁泽仁把麦还给主持人时,脑子一片空白,又如释重负般深深叹了口气。
    
    
    
    
-
“未来所有日子里 让我所有爱填满你的空气”
    
    
    
接下来观众席的欢呼起哄,主持人的谢幕词,说了什么丁泽仁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下了台观众离场,他从后台跑出来猛的拉住了脸红着往外走还有些局促的你。
    
   
   
        “是是…是……是真的吗?”
    
   
你转过头愣愣的盯着丁泽仁看,不敢相信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丁泽仁拉过手臂把你搂紧,紧得能感受到彼此砰砰跳动的心脏,紧得让他觉得怀里原本体温很高的你被捂得要发烫了。
    
        “真的。”
    
    
良久,你犹豫着也还是伸出手箍紧了他的腰肢,昂起头把下巴放在他肩上。
   
   
  
        “我喜欢你。”
    
   
        “我知道,”
    
    
    
        丁泽仁歪头吻了吻你的头发。
    
    
        “我也是。”
    
    
    
    
-
“无论晴天或者下雨 像你的天使守护你”
    
    
    
    
    
「你的曾经我没有涉及,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我原来就已经栽倒在你手上了。」
    
    
    
   
   
那就当作一个秘密好了。
    
你跨入了我的世界,然后慢慢把它占据的秘密。
    
    
    
    
    
Fin.

评论(10)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