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阿夏啊🍰🍬🍭

泽被万物而仁者生。

毕雯珺x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叮!今天份的老毕已送到!请查收!
   @属于你的苏良人
   
  *520今天份的心动!
   
   
(好像并没有跟突出年龄差和身高差的点(╥ω╥`)但是我真的尽力了)
   
   
  *2900+小甜饼 私设严重
   
  *ooc 慎点 题目瞎起的
 
    
   
-
   
伴随着高三的生活从来不会少了题海战术。
    
所以即使今天本是应该用来睡懒觉周末清晨,你已经在毕雯珺家的书房里坐在他旁边对着一堆理数卷子挠破了头皮。
   
   
  
毕雯珺今天难得换了一套居家的宽松白恤衫和阔腿裤。虽说你从对这个世界有记忆开始和作为邻居的他几乎天天见面,直到大学他住宿舍你们见面的次数才屈指可数。
   
  
后来毕雯珺毕业回来找了份对口的大企业程序员工作一干就是四五年,你每次见到他都是西装革履的,你也不知道有多久没见过像今天这样的他了。
   
   
   
他把桌子前的窗户打开,屋子的朝向很好的躲过了太阳紫外线的照射,透进来的只有凉爽的风。在最近这总是闷闷的天气下,你忍不住阖上了眼感受可贵的清凉。也多亏了这风让你昏昏沉沉脑袋想要重新酣睡的意识终于趋于清醒。
   
   
   
说来也是奇怪,毕雯珺的理科不错以往你经常请教他题。可他大多数情况下都只是看着电脑里密密麻麻的公式代码头也不抬的跟你耐心解释他实在是没时间让你问别人。
   
   
虽然着了空他还是会把完整答案写下来给你看,但要是你再追问他也只会打发你去问老师同学。
   
可你最近却觉得他跟脑子搭错了线似的,他居然主动提出给你辅导功课。
  
  
  
父母自然是无条件点头同意,巴不得有这样的一个学霸来指导你烂到不行的理数。可是直觉你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毕雯珺看着你焦头烂额的模样,偏过头认真的看几眼题目。也不知道是嫌题太简单了还是嫌你笨,他抿抿嘴轻轻笑了,十分自然的用鼻子发出了声气音。
    
   
他接过笔指着题目旁边给的图例,为了让你看的更清楚把身子向前倾更往你身边靠近,一步一步详细讲解着步骤,每讲完一段都不厌其烦的问你能不能听懂。
   
   
鼻息交错,你的脸颊上被他的呼吸喷洒得痒痒的,总是忍不住抬眼偷偷看他。
   
说实话你好像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毕雯珺的脸,这人也是好看的过分。即使是垂眸,你也还是被他那双像是装下了银河系一样的眼睛吸引得移不开视线,眼角的泪痣的点缀衬托恰到好处。还有啊…这下颚线弧度也是太完美了吧。
   
  
 
 
你看得呆愣,直到毕雯珺抬眼跟你的视线撞了个满怀。看着你的表情他觉得有些好笑,严肃的表情没绷住还是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但是带着笑意的调侃还没说出口,就被卷子旁手机的铃声打断了。
   
   
你尴尬的瞄了眼来电显示接起了电话,抛给毕雯珺一个饱含歉意的眼神。他做了个口型询问你是谁的电话,你如实回答他是同班的男同学,因为话筒声音卡顿断断续续的,你匆匆转身走出了房间。
   
   
通电话的是同班的数学课代表,通话的内容是因为你跟他借了星期一要用的笔记他特意提醒你星期一记得还。
   
   
   
        “哈哈哈哈哈哈不会忘的不会忘的,我记忆力还没有那么差。”
   
  
你笑着揉了揉后脑勺的头发,刚准备继续说下去,却被身后的毕雯珺一下抢过了手机。你不知道的是,毕雯珺刚倚在书房门框没听到通话的内容,却把你那一系列动作尽收眼底。
   
      
   
        “干嘛呀?”

        “没干嘛,督促你好好学习。”

你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伸出手去够手机,声音也不自觉升了几个调听着还有点愤怒质问的味道。毕雯珺面无表情,把拿着手机的手高高举过头顶。
   
   
虽然你的身高一米六几在女生里已经算中偏上了,可是毕雯珺的大高个你也知道,就算再踩个小板凳也未必有他高,更何况他举起了手,你又怎么可能够得着。
   
手机通话还没结束,对方传过来的声音有些局促,以为又是信号问题一个劲喂了好几声。毕雯珺听着心里只觉得烦躁,有股火蹭蹭的往上冒,伸手抵住想要把手机抢回来的你皱着脸把电话放到耳边。
   
   
        ”行了行了,你别喂喂喂的了,脑瓜疼。”
    
    
他心烦的时候一急,开口就是满满东北大碴子味儿,若不是亲眼所见真的挺难把那语气和眼前这大帅哥的形象联系到一起。
   
   
        “你…你谁啊?”
   
   
毕雯珺沉默了一会,深深呼出一口气转眼瞟了瞟你满脸着急的样子。
  
        “我是她男朋友。”
   
说完,毕雯珺毫不犹豫的摁下屏幕上的红色按钮挂断了通话。
   
   
        “毕雯珺你神经病啊!你知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你终于拿回自己的手机,恼羞成怒的吼了他一句。毕雯珺倒是挺平静的。
   
       “哟怎么?心疼你家小男友了?”
     
        “什么小男友?我就只是借了他笔记他提醒我记得还。”
   
  
你哭笑不得。行吧,合着原来他觉得刚刚的通话我和他就是情侣间的打情骂俏?
   
      “别狡辩了。”
   
        “你就该庆幸上星期的家长会你爸妈没空让我代替去参加。”

毕雯珺靠着墙,一副慵懒的表情。
   
    
        “庆幸个啥呀?庆幸你帅,给我长脸了?”
   
   
你也是被气的不轻,话不过脑嘴炮似的噼里啪啦说个不停,后知后觉的感受到话里的异常,想要缓解尴尬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就往嘴里送。
   
   
  
          “放屁。你老师说你早恋,让我管着你点。……哎你等等那水我喝过…"
   
    
        “咳…咳咳……”

一口气没顺过来你被呛得剧烈咳嗽。没听清他后面说了什么,你觉得前半句简直就是你长这么大以来听过最搞笑的笑话。心里只有说不上的无语,你能做的也只能苦笑着反驳。可你转念一想,憋不住的得逞坏笑逐渐爬上嘴角。
   
   
   
        “唉我说,毕雯珺,”
     
   
你故意走近,虽然你只能抬起头去直视他的眼睛,扶着墙壁踮起脚贴近他的脸。
   
   
        “你直接把这些告诉我爸妈不就行了呗,你干嘛管那么多?”
          
            
        "你现在也差不多半五十了,二十五二十六岁还是个黄金单身汉,讲道理像你这样的条件喜欢你的小姑娘不少吧。”
  
   
你露出了一幅人畜无害的表情不断逼问。
   
不过你没料想到的是,毕雯珺真的因为你越来越近的脸表情也变得愈发僵硬,不住的把头往后缩,还有谁也没注意到的悄悄爬上他耳尖的绯红。
   
   
   
良久,他呼出几口气调整了下呼吸抬,头直直盯着你的眼睛,不顾你站在他面前挡着路依旧一步一步往前走,不一会你已经退到了沙发边上。
   
气氛变得越来越奇怪,现在倒是轮到你不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受不了长时间的沉默对视,你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他却像算好时间故意似的突然弯下腰,你猝不及防本能的向后退已然完全忘了背后的阻碍物一下被绊得仰躺在沙发上。
   
    
   
毕雯珺嘴角勾起了一抹似有似的笑,你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他把一只手撑在你身侧整个人压了上来,把你整个笼罩在阴影里。
   
这时你才真切感受到平时引以为豪自认为满意的身高,在毕雯珺几乎一米九的身板下是多么小巧。他的脸在你的视线范围内不断放大,窗外的鸟鸣街道上的喧嚣嘈杂仿佛都从耳边消失。
      
   
   
你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得如欢庆佳节的鼓声,像大雨倾盆时伴随的雷鸣。
   
频繁而剧烈。
   
   
   
   
奋力的缩着脖子,你内心紧张得快要到了极限之余也泛起了丝丝期待,虽然你自己也不知道在期待些什么。
   
毕雯珺抓准了你的小心思,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意味不明。他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冷着脸伸手拿起沙发另一头小茶几上的手机摁开了手机屏幕,幽幽的开口。
   
       
        “你放心吧,我还没丧心病狂到想对未成年的黄毛丫头下手。”
   
   
你躺在他身下脑子一片空白,只能看到他呼吸起伏的胸口,脸烫得像发烧了似的。不知道他还撑着手在干嘛,你倒是十分佩服他超强的臂力,可到底是觉得姿势太过暖昧挣扎着想要起身。
   
         
        “别动。”
   
寂静的环境下毕雯珺突然铿锵有力的警告显得尤为突兀,把你吓得一哆嗦瞬间安分了不少。
    
他收紧手臂把你更用力的禁锢在他怀里,温热的体温暖烘烘的笼罩着你四周的空气,以至于你感觉到脸上的温度一点都没有散去,甚至还在向全身蔓延。
        
        “唉,算了。”
   
    
他单手在手机键盘上飞速打字,波澜不惊的回复完公司刚给他发的信息,叹了口气低声呢喃着把手机放回了原位。
   
       
        “反正你成年也不还只是差那么几个月罢了。”
        
        “你…你说什么?”
    
   
你没有听清毕雯珺说了什么,迷迷糊糊出于好奇心本能的问了出声。
   
毕雯珺深呼吸清了清嗓子,低下头直视着你眼神呆滞有些弥散的双眼,不容拒绝的语气让你更加恍惚。
   
   
   
        “我说,反正你也早恋了。”
   
   
        “要不考虑考虑我?”
   
   
   
   
    
   
Fin.

评论(11)

热度(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