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阿夏啊🍰🍬🍭

泽被万物而仁者生。

乐华七子x你/关于和他的一个吻

    
*小甜饼向 ooc
*私设严重 全是脑洞 慎点‼️

*不知道有没有重梗 如果真的重梗了很抱歉ㅠㅠ真的纯属巧合
    
    
     
朱正廷/
-
跨年夜那一天零下低温加下小雪小雨。
    
     
提前看过了天气预报的你本只想乖乖在家里暖烘烘的倒数,可以往一直都遵循着你的意见的朱正廷今年非得拉着你去你们当地的大型露天游乐园。
    
    

没办法,可仙子的脸让你无法拒绝,仙子对你展开的温柔攻势更让你无法拒绝。
    
    
于是那天你还是屈服的披上了厚厚的羽绒服和他一起搭上去游乐园的公交车。
    
    
    
不过也许值得庆幸的是,因为天气游乐园里并没有多少人。时间流逝,很快就到了深夜。
    
     
    
        “宝宝,你知道关于摩天轮的传说吗?”
    
    
晚上临近零点的时候,朱正廷突然开口问你。
    
你看着天上闪着微光的星点,转身偏过头又陷入了他装满星辰明亮的双眸,微张嘴可脑袋竟是一片空白。
    
    
    
他轻轻的笑了,看了一眼手表,没有等你回答十指紧扣牵起手往摩天轮的方向走。
    
    
        “走吧,我们去做摩天轮。”
    
    
        “诶…诶等等你走慢点。”
    
    
你没有拒绝,踉踉跄跄跟在迈着大步走的朱正廷身后,愣愣的坐上了摩天轮。趴在缓缓上升的厢格窗边你俯视着五颜六色的游乐场全景,只是你没有注意到朱正廷盯着你看的眼神愈发深邃。
    
    
    
        “宝宝,”
    
    
        “嗯?”
    
    
他拉过你的手臂,你应声转身对上了他灼热的目光。光线黑暗,白色的月光穿透墨色的天空从他身后透进来模糊了他的表情。
    
    
没有太多的对话,朱正廷温暖的手掌插进发间向你传递着独属于他的温度,你霎时间莫名只觉得有些缺氧而恍惚。
    
朱正廷的脸在你的视线里逐渐放大,而你下意识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一切就像是精确计算过一般的完美。
     
     
摩天轮的最顶点,朱正廷在你的唇瓣上落下了一个温柔而缠绵的吻。同一时间里,第一发烟火伴随着教堂石盘时钟的指针指向十二点后撞击铜铃震动的第一声轰响绽放。
     
      
朱正廷舍不得放开,稍稍用力的扣着你的后脑勺,却又极致温柔的吮吸着你的唇瓣。
    
     
    
直到你临近窒息,用手无力的捶着他的胸膛,他才松开你。
    
     
   
    
        “传说在摩天轮的顶端接吻的情侣都能永远在一起。”
    
        “新的一年了,我还是很喜欢你。”
    
        “我想我下一年,以后的每一年,从今往后都会如此。”
    
        “余生,我只认定你一个了。”
    
-
    
    
     
    
    
毕雯珺/
-
毕雯珺慵懒的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书,而你缩在他怀里捣鼓着笔记本电脑终于把剩下的工作完成。
    
     
稍稍直起腰你活动了一下因为长时间保持着一个动作有些发疼的腰,肚子很适时的发出了抗议的声响。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也的确是到了饭点,你顺手拿起身前的手机点开外卖软件。
    
     
        “雯珺,我有点饿了。你想吃什么?”
    
你头也不抬,手指在屏幕上熟练的滑动,却猝不及防的被身后的人一把抢过了手机。
    
    
        “你不能再吃外卖了,不健康。”
    
神情微微错愕,但是认清状况后饥饿使你迅速做出了选择,那就是软软的晃着毕雯珺的手臂试图撒娇希望他心软。
    
    
几乎所有的女生都说对他撒娇没用,但是你知道只有你对他撒娇特别管用,虽然你总是因为觉得太肉麻而拒绝。
    
看着他逐渐动摇的神色,你觉得这次应该有戏。
    
     
     
但是生活处处都充满了意外,比如毕雯珺最终还是抽回了手臂揉了揉你头顶的头发。
    
     
        “外卖不健康,乖,听话。”
     
     
    
你只觉得十分无语的同时觉得甚至有些突然冒上来的愤怒。
     
     
        “那有什么办法,饿也不给吃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做饭,有本事你怎么不煮啊,你这样是想饿死我呀。”
     
     
一急嘴里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完了以后你还是那副气鼓鼓的模样,倒是把毕雯珺给逗乐了。
     
     
     
        “你个丫头不好好学做饭还有理了。”

他摸了摸脖子。

        “不过你说,让我来做饭……这主意倒不错。”
     
        “那这样你是不是得有什么表示啊?”
    
    
     
毕雯珺得瑟的昂起头,扬起的嘴角掩饰不住的高兴。你当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脸上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粉红,刚刚话还说的顺溜得很可现在只会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憋不出一个字。
     
     
心一狠,你闭上眼往毕雯珺唇上像盖了一个章似的吻了下去。怎料毕雯珺一下扶住你的后脑勺往前加深了吻。
     
     

他并没有做其他多余的动作,可是你还是被他按着头的力度整得不能调整呼吸,憋着气紧皱眉头。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他终于放开被吻得晕乎乎的你时,可能是憋气或许还是紧张你脸上已由淡淡的粉色变成了真正的红色。
    
    
你似是精神出走般的看着眼前毕雯珺不断叨叨,可耳边的声音只剩下了自己一下下无规律的心跳。
     
     
     
     
    
不过说来也奇怪。
    
后来的后来再提起这件事,你发现你无论再怎么回忆也不记得后续了,最后脑子里只剩下了这样的一副场景。
    
     
        
阳光照耀在他身上在身后墙面形成了一个黑影,他舔了舔唇起身往厨房走。
    
     
        “报酬还不错,”

        “那是时候要轮到我来喂饱我的小祖宗了。”

-
    
    
    
    
    
黄新淳/
-
大家都说黄新淳是一个实打实的暖男,一开始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再说的直白点,他对谁都是一副中央空调的模样,可是唯独对你,他可能暖的电路板都快要发烫短路了。
     
还有,你一点也不后悔和他在一起之前总是毫不避讳的跟别人唠嗑你特别喜欢他的嗓音,每次他说话的时候你都觉得要苏的入骨。
    
    
        
即使那天,他故意附在你耳边轻轻的说“我喜欢你”的时候,你只觉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咳咳,不对好像扯远了…
    
     
总之你想表达的就是,当初你就是这样被黄新淳那么一步一步拐骗到手的。
     
     
     
可交往后来同居了之后,他的狐狸尾巴…不对,他的本性就露出来了。在这里一定得要说说这事!
     
     
那就是因为他特殊的小癖好,你每天起床再也不用担心赖床这个问题。
    
黄新淳的闹钟要比你早一点,所以你的闹钟响的时候他大多时候已经洗漱好了。当你的闹铃响起你以光速关掉继续沉睡后不到三分钟,他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小懒虫,起床啦。”
     
     
他趴在你的面前,看着你睡眼惺忪的揉眼睛,温柔的用手梳理着你因为睡觉而凌乱的发丝。
    
     
        “唔…再睡一会,就一会……”
    
话都还没说完,困倦就使你再次就没了声息。
     
     
        “不行,再睡上班要迟到了。”

黄新淳轻轻拍着你的肩膀,可你也许是因为被打扰了美梦的烦躁把被子一下拉高盖过头顶。
    
     
     
        “还跟一个小孩似的。”
     
一抹笑意爬上了黄新淳的嘴角,眼神柔和的像要溺出水。
     
     
        “别闹了宝贝,真的要起床啦。”
     
        “再不起床……”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手不着痕迹的用力拉下被子,俯下身吻住你的唇。迷糊中,你觉得嘴上触碰到了柔软果冻状似的物体,疑惑的的睁开眼却是黄新淳放大的脸,把你吓得一抖。
     
     
但是现在即使你醒了,黄新淳也没有停下的打算。好的,因为现在一切都要看他心情了。
    
   
他有时只是温柔而单纯的吻着,有时他会微微用上力的吮吸你的唇瓣,还有时他一吻上就用舌头撬开你的口腔在你的领地肆意侵略。
    
    
要是你敢赖床,他就能偶尔换换花样的把你吻得完全清醒过来为止。
     
     
     
可当你洗漱好了,脑子开始运作完全从刚睡醒的迷糊中脱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
     
     
         “我有这样做吗?我只是来喊你起床而已啊。”
     
     
     
他笑了。
     
笑的像严寒天里那抹珍贵的阳光,如干涸的庄稼偶遇甘霖。
     
     
笑得让你又忍不住只能选择原谅他的作奸犯科。

-
    
    
    
    
    
丁泽仁/
-
这几天的丁泽仁很异常。最明显的直接体现在他不爱看着你眼睛说话了。看你的眼神闪躲甚至有些………害怕?要知道他听谁说话的时候都是会认真的看着对方的眼睛,所以你也不例外。就算当你被盯得害羞了,他也未必会移开视线。
     
     
      
        “泽仁啊,你怎么了?”
         
当你再一次看到他躲闪的目光,你终于憋不住开口问他。
    
     
        “我……唉算了我就招了吧,公司要我跟一个女前辈一起合作舞台。你…你别生气啊。”
      
      
        “噗,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你看着丁泽仁紧张兮兮的神情,觉得他是不是神经过敏了。可得到你的谅解后他非但没有松一口气,却是更加的满脸纠结。
    
     
      
        “可是,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
     
        “就是…你先答应我你不会生气,我再给你看。”
     
     
看着你点了点头,丁泽仁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小心翼翼的把背景是他们练习室的舞蹈视频的手机递给你,眼睛溜溜的观察着你的面部表情的改变。
       
     
     
在丁泽仁的预料之内,你刚点开视频就变了脸色。
    
开场就是男女的贴身动作,男方从背后紧紧搂住女方的腰。你压抑着情绪看着舞蹈视频,可是越捏越紧已经发白的手指暴露了你的心情。实在忍受不下去,舞还没播完你已经甩手朝面前的桌子一扔。
     
     
        “不错啊,挺帅的。”
     
你咬牙切齿的留下那么一句评论后背过身再没说一句话,丁泽仁语气掩饰不了的慌张,从背后紧紧搂住你。
     
     
         “你相信我,这真的只是工作。”

你当然相信他。这舞看着很炸是真的,可是你接受不了也是真的。丁泽仁看你沉默不说话以为你生气的紧,忽然他松开了抱着你的手像是下定决心一样做了一次深呼吸。
    
他走到你面前弯下腰用两只手捧着你的脸,他的眼睛很清澈,认真真挚的眼神让你看得发愣。
    
    
心里居然隐隐怀着些期待,随着他靠近的脸心跳也由轻而重由慢变快,等到他的唇瓣真的轻轻落在你的嘴唇上时,你又有些不敢置信。
     
     
要知道他还从没有主动做过这样的肢体接触,以前即便是亲脸也能让他乱了心跳。
    
     
      
所以当你现在看着他红的感觉要渗出血一样的耳尖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但是丁泽仁看着你毫无变化的表情以为你还是在生气,又一次吻了下去。
     
    
他没有了刚刚那么的胆怯,你稍稍用力的吮吸了一下他的唇瓣,他却像得到许可一般更用力的吻着你。
     
等到两人呼吸都紊乱,彼此才选择依依不舍的松开。
    
    
       “…别…别生气了。”

你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表情,只是看到丁泽仁脸上的红晕更加明显,他低着头有些局促,声音闷闷的。
      
     
     
     
要说老实的河南人为什么突然会这样做?当然是精明的温州人给他支的招。
     
        “像你这种情况,只能说没有什么是一个吻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个。”
    
    
   
挺好用的,就是副作用太大了。
    
就像现在,丁泽仁觉得自己心脏都要爆炸了。

-
    
    
    
    
    
范丞丞/
-
要说炎炎夏日里,最不能缺的是什么?
     
当然是空调。
    
    
     
啊!还有冰淇淋!
     
      
     
     
你实在不想出门运动,外面猛烈的紫外线照得让你觉得自己一走出去就会融化了。所以代替方案,就是呆在开着空调凉快的家里锻炼。
    
穿着运动服你结束了最后跑步机的训练,累摊的倒在沙发上喘气擦汗。
    
    
因为口渴走向了冰箱,但是里面剩下的大多是啤酒和酒精饮料,果汁和汽水已经喝完了。你翻找无果后悻悻关上了冰箱的门,转身视线却落在了饭桌上的甜筒上。
     
    
没有多加思考你随手拿起撕开了包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摁开电视就把它往嘴里送。
    
    
    
范丞丞从房间里走出来后,却一脸懵逼的扫视着饭桌和四周。他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头也不抬的问你。
     
    
        “诶…亲爱的你有看到我冰淇淋放哪了吗?”

看着电视的你心里一惊,举起手里吃了几口的甜筒盯了好一会。半晌,你才赔笑的转过头对上他无奈的视线。
     
     
        “冰淇淋……是这个吗?”
    
        “不然呢…”
      
     
范丞丞似乎是不忍直视,用捂住了额头深深的叹了口气。可能是你求生欲太强,犹豫了一下居然把甜筒往他面前递。

        “要不给你吃?”
        
     
        “…”

他无语了,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有些抱歉的你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你的内心无比丰富,心里的想法完全被“完蛋了估计要下楼买吃的哄他了”充满。可是看了眼手机天气预报的温度,望着窗外刺眼的阳光,心里顿时生出了一股仿佛要英勇就义的决心。
     
     
你内心翻滚不停的同时,范丞丞难得的安静如鸡,他看着你急得不行却笑得越来越明朗。
     
     
        “对…对不起啊,我……”

终于你做出了要下楼的决定,站起身抬起因为歉意而低下的头主动开口道歉。可话还没说完,就被范丞丞打断了。
     
    
        “没关系。”
    
     
你不知道他在笑什么,范丞丞笑意盈盈的走到你身边看着茫然的你,又有些傻乎乎的笑了一声,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他向前弓了腰吻上了你的唇。
     
     
他顺势伸出舌头轻轻舔舐了一下残留在你唇上的冰淇淋,你只觉得这一扫像是扫在了心上,有些痒痒的。清醒的意识也仿佛被扫去了,你懵懵的看着范丞丞人畜无害的笑容,甚至怀疑刚刚亲你的是不是这个傻乎乎的男生。
     
     
可他的举动毫不保留的把你的疑问打破,只留下了怎么冷静也压抑不住的心动。
    
     
        “甜筒的味道不错,下次也买这个味儿的好了。”
    
        “不过我觉得你比甜筒更好吃。”

-
    
    
    
     
    
李权哲/
-
你一开始并不是这样的人,至少你确定你以前并不是那种时不时就想皮一下的人。可能真的是像那句话说的吧,相爱的人会变得越来越相似。
     
     
     
此时此刻,李权哲坐在饭桌旁聚精会神的打着游戏,屏着呼吸神情严肃紧张得不行。良久,应该是终于打赢了,他大叫一声松开了手机啪的一声放在了饭桌上,深深的呼吸了好几口气。
       
     
你看着他这幅模样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憋不住的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对,你还不考虑后果的突然非常想皮一下。
    
      
        “李权哲。”
    
    
        “嗯?”
    
    
        “李权哲你过来一下。”

你轻轻坐在沙发最边缘方便逃跑,同时招手让他坐到你身边,看着他饱含疑惑的脸你强忍着笑,用手遮住嘴靠近他的耳边。
     
    
      
        “李权哲,”
    
    
你轻轻吐息,张开嘴用尽你平生最快的速度说出了这句话。

        “我是你爸爸。”

不顾身后人什么反应,你拔起腿就跑。
    
          
      
        “好啊你,胆子肥了是吧。”
    
     
他笑着紧紧追在你身后跟着你跑,不一会就变成了你和他围着饭桌打转。来来回回跑了好几个圈僵持了一段时间,他终究是很无奈的叹了口气。
   
        “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
    
     
他拍了拍饭桌作势往回走,你还得瑟的朝他做了个鬼脸。就是那一瞬间,他一个转身跑整个人箍住你不由分说的就开始挠你痒痒。
    
    
你自然是没料到他有这样的操作,可来不及惊讶你已经瘫软在他怀里求饶。
    
    
        “你说什么啊?再说一遍?”

        “啊啊啊啊李权哲我错了我错了哈哈哈哈哈”

        “错了?哪错了?嗯?”

        “哪…哪都错了…你是爸爸你是爸爸……”
    
     
     
你在李权哲怀里乱扭,被他挠得呼吸不过来。打打闹闹了一段时间,似乎他觉得也闹够了,终于在你不断的求饶中听下动作。
    
但是他依然紧紧的抱着你,看着你在他怀里大口大口吸气调整。
      
     
他突然空出一只手把你的脸推着扭向另外一边,而他歪了歪头从另一边朝你的唇“嘬”的吻了一下。
     
    
你像是被那个吻夺去了思考能力呆呆的还没反应过来短短时间内发生了什么,因为诧异微微张着嘴。李权哲对你的反应很是满意,带着笑开口道。
     
       
        “我赐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啊?”

你毫无灵魂的看着他的脸,一副大脑死机重启失败的表情看着他笑得弯弯的眉眼。李权哲可能也觉得你短时间内大概事恢复不过来了,放弃了追问,附在你耳边模仿你刚刚说话的方式轻轻吐气。
    
    
         
        “我才不要你做我爸爸做我儿子,”
    
呼吸喷洒在耳畔,连同着说话吐出的气形成了颤栗通过神经传输到全身。
    
     
     
        “我要你做我老婆。”

-
    
    
    
    
    
Justin/
-
舞台的后台,所有人都在为一会儿的登台表演做准备。你是服装组的人,现在正拿着一套衣服一脸纠结。
    
    
Justin前几天还嚷嚷着不想再以太可爱的造型站在粉丝面前,甚至重点点名了背带裤,还拜托你好好的给他挑服装。
    
    
可你站在角落失魂看着手里的恤衫和背带裤,而这套正是Justin的造型服装。看看咬着一盒牛奶的吸管还在和其他队友闲聊的他,你犯了难。
     
    
        “姐姐?”

熟悉的嗓音唤了一声,你一抬头看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你面前,吓得哆嗦往后退了一步,因为你的动作背带裤也从手里衣架上滑落掉到了地上。
    
     
他走上前弯腰捡了起来,嗤嗤的把剩下的牛奶喝掉顺手把空盒扔进旁边的垃圾桶,但是看清了手里是什么之后你们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那个…这个是你的表演服装,你你去换上吧。”
   
你把恤衫也塞给Justin,没有看见他眼里的复杂,可是你更没有看见他眼里迅速代替复杂的那一闪而过的狡黠。
     
     
     
        “姐姐想看我穿吗?”

他笑得咧开了嘴,纯真得还是一个孩子的模样。不过你知道的,没有那么简单。
     
     
        “Justin怎么还没换好衣服,快点快点动作太慢了。”工作人员来催促,你趁机推搡着让他进换衣间。
    
     
     
        “要是姐姐亲我一下我就穿。”

        “你疯啦?这里太多人了!”
     
     
他对你的话无动于衷,虽然知道到最后都必须要穿只是时间的问题,可心里还是泛起期待。
      
     
你也不想因为这拖了其他人的进度,迟疑着把他拉到一旁。一步一步的走向他,你甚至能闻到他沐浴露的香气是淡淡的牛奶香。
    
     
     
Justin因为你的靠近嘴角勾起的幅度越来越明显,你停下最后一步警惕的望了望其他人。
      
很好,没有人看过来。
     
轻轻踮起脚尖阖上眼,你吻了吻Justin的嘴唇。他的嘴唇软软的,弥漫开的是他刚刚喝完牛奶的味道。
    
     
     
        “好了,你你…你快去换吧。”
    
    
你忍不住红了脸,心跳的厉害话也说不利索了,别过头不去看他笑得无比灿烂的脸。
   
     
Justin用手指刮了刮你的鼻子,眼神宠溺揉了揉你的头顶,语气调皮。
      
     
        “没办法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再穿一次吧。”
      
    
        “谁叫姐姐你现在的样子,”
   
        “那么可爱呢。”

-
    
    
    
Fin.
    
    

评论(45)

热度(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