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阿夏啊🍰🍬🍭

泽被万物而仁者生。

丁泽仁x你/说散就散


*狗血玛丽苏还ooc 2000+ 慎点 

*人设崩塌预警
*不是谦虚 是真的觉得崩掉了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说散就散-袁娅维
    
     
    
-

路灯发出惨淡的白光,你站在一栋墙面有些掉漆还没来得及翻新的写字楼下和一同加班的同事道了别,转身拐进了胡同。
    
     
寒风凛冽刺骨,阴暗的环境更让你背脊发凉。你缩了缩脖子,只能裹紧了大衣快步前走,故意把步子踩得更大声掩饰内心的恐惧。也许是心理作用,隐隐约约感觉到身后响起了窸窣的脚步声,你抖着手摸起手机想拨出那串倒背如流的手机号。
   
    
可是你只是垂了垂眸,闭上眼深呼吸,放下手机又拿起了包里出租屋的钥匙。
   
没关系,就快到了。很近了。
   
    
    
慌乱之中,根本没办法把钥匙准确插进门锁,脚步声越来越明显让你心生一股绝望。
    
    
肩膀被猛地大力掰过,你被迫转身直面背后的黑影,心里一惊的同时松开了手里的钥匙应声而落。但是你意料之外的落去了一个不能再熟悉的温暖怀抱,熟悉得让眼泪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
    
    
明明在心里不断的建设过的心里防线,还是在再相遇的那一刹那彻底崩塌。
   
    
    
你不断推搡丁泽仁,可力度又怎能敌的过他。推搡渐渐变成了捶打,眼泪把他胸前的西装濡湿了大片,你终于是静静伏在他胸口抽泣。
  
      
     
    
五年前,刚毕业的你被大企业聘用。在你以为自己足够幸运能那么快就有份安稳工作平平淡淡一直过日子,丁泽仁就这样成为了你的意外,成为你幸运里的不幸。
   
    
你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你们会互相喜欢。你还记得你和他在一起第一天,你对他做出了你最大胆的举动,他宠溺揉了揉你的头顶。
   
    
踮起脚,你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盖个章。从此以后丁泽仁属于我了。”
    
   
    
但是丁泽仁的家境跟你太不一样,当忍受着妄图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流言蜚语,感性战胜了理性,你才发现事情远远不止想象中那么简单。
    
     
小康家庭并不符合对方家庭的标准,门当户对的商业婚姻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丁泽仁没有跟家里坦白恋情。三年前他还是顺了家里的意思去国外深造,那一刻你也彻底明白了。
   
你和他真的不合适。
   
    
      
    
        “等我,娶你回家。”
   
    
        “好。”  

       
你看着他疲惫却依旧清亮的眼睛红了眼眶,含着眼泪点了头。
  
   
  
    
丁泽仁离开了后,你离开了你和他的家,辞掉了工作断了跟所有人的联系,逃离了那个和他相识相知相爱的北方城市跑到了中国的最南方。
   
    
   
三年来,无数个失眠的黑夜你坐在窗边眼睁睁的看着渐渐吐出鱼肚白的天空。无数次眼泪模糊了视线,你从睡梦中惊醒满脸布满了泪痕。
  
时间还是让你习惯了没有他的日子,只是偶尔还是会感到孤独。可是他又怎会乖乖听话,允许你就这样从他身边消失。
   
    
     
     
丁泽仁终于松了紧箍的手臂,你挣脱掉他的拥抱,哭累抬头却被他左手上的戒指吸引了视线,戒指反射着路灯的光刺痛了眼。他感受到你的目光,心虚的快速把左手缩回背后。
   
   
   
        “恭喜你啊。”

你自以为的平静,在这四个字出口的瞬间分崩离析明显的染上哭腔。丁泽仁僵住了身子压抑的内心的情绪,半晌才缓缓开口。
    
    
        “…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只是遇到了错的人。”

你倔强的别过头,不去看他的表情。你害怕,你害怕你还是会忍不住心软。
       
   
   
        “你为什么一声不吭的离开我?”
    
     
        “因为我知道你的未来里不可能有我。”
    
    
        “不……”
    
     
        “不用反驳,你的左手上戴着什么已经给了我答案。”
    
    
丁泽仁没办法接话,他只能沉默。而你心里莫名燃起的那点希望也逐渐在他的的沉默里逐渐熄灭。
    
    
站在屋外,你突然觉得没有刚刚那样的冷,可能是跟心里已经凉透还是有点联系的。鼻子一酸,眼泪从又开始一滴滴从眼眶往外掉,慢慢演变成一行行源源不断的往下流。
   
    
    
        “丁泽仁,为什么你不愿意放过我。”
    
    
        “…”
   
    
        “我好不容易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你又来打扰我,为什么?”
    
    
    
在黑夜里他的眼睛依旧清澈,只是因为憋着泪而憋得通红。鼻子高挺,嘴唇两角微翘。
   
你越说越激动,转过头抬眸努力在模糊的视线里看清他的脸。还是你最爱的他的样子,可是他再也不是属于你的了。
    
    
    
丁泽仁下意识抬了臂想去抱你,可是他也只是苦笑放下了悬在半空的手。
   
他还有什么资格安慰你呢。
    
    
没有了。
    
    
    
你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多么希望可以把眼前的这张脸永远死死印在脑海里。挤出一个笑容,你踮起脚不待其有所反应又在他唇上蜻蜓点水般印了一下。
   
   
        “丁泽仁,我盖章了。”

此刻你脸上的笑,应该是比哭还要丑吧。
    
    
        “我盖章批准你恢复自由,可以去寻找属于你真正的幸福。”
    
    
        “我们就散了吧。”
    
    
        “再也不要见面了。”
    
    
   
    
丁泽仁也勾起了弧度,露出自认为最自然轻松的笑。

        “好。”
    
    
    
   
忍住反悔的冲动,你强迫自己把钥匙插进门锁,转动开门,关门,竟是流畅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终于可以卸下最后的伪装,你跌坐在地上不顾一切的哭。
    
   
门外的丁泽仁愣了神,喉结随着唾液的吞咽上下动了动,强忍的眼泪顺着脸颊滴落在地面。
    
    
     
你又怎么会知道呢,不,你不知道。
    
    
---

        “对不起,父亲。我非她不娶。”
    
       
        
        “如果你乖乖听话出国一年把该做的都完成了,家里就不在涉足你的婚姻。”
   
  
    
浑厚威严的男声,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插进了丁泽仁的心里。
  
   
        “是。父亲。”
   
    
---

        “还没看透吗?一年也等不起的女人,不值得。”
    
    
         “为什么?她不是这样的人…”

丁泽仁蹲在墙角捂着脸,眼泪顺着手臂流进衣袖,无助的像迷路了的小孩。
   
     
        “就算她不是,可是她还是离开了你。”
    
    
---

助理对着面无表情的丁泽仁表情越来越为难。

        “这次的合作很重要,对方只有一个无论如何也不肯改的条件,就是联姻。”
    
   
        “可以。”
    
    
        “可是……”
    
   
    
    
        “有缘无分了。”
    
    
---
    
    
    
    
    
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也没必要知道了。
    
     
     
     
     
「答案很简单,简单得很遗憾。」

「因为成长,我们忽而间说散就散。」
    
     
     
     
    
Fin.

评论(9)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