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阿夏啊🍰🍬🍭

泽被万物而仁者生。

丁泽仁x你/有幸遇见你


*就毕业的随心而发 一篇激情速写 2000+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题目瞎起的

*所有都是我的脑洞 跟本人无关
*私设严重 ooc 文笔渣慎点 第一人称
    
    
봄날(Brit Rock Remix For 가요대축제) - BTS
(超想推荐这首歌 我最爱的春日加上mix太温柔了(╥ω╥`) 网盘链接感兴趣的可以下载♡  🔑:hcqk )
    
    
    
-
时光荏苒,可是我还是很真切的记得三年前那一天和丁泽仁一起收到了高中的录取短信。
    
    
丁泽仁家离我家很近,就在隔壁,但是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却约我在小区的花园里见面。我先开口提议了让一起说出各自的录取学校,但我自己却忍不住紧张闭起了眼。
    
    
直到倒数三二一,丁泽仁念出了同一所高中的名字。我的心里狠狠的抖了一下,紧接着便是禁不住的开心,心里遍地的荒芜因为他那一刻笑颜而繁花盛开。
    
    
我不知道他懂不懂我的小习惯,无论是好的坏的,当我心里有强烈情绪时就会本能的往丁泽仁身上扑,就像这时这样,虽然他每次也会默契的接过一把搂住了往他怀里钻的我。
    
    
温暖的怀里还是那熟悉的沐浴露的味道,熟悉得如同小时候一般他还是那样有力且不容抗拒紧紧抱着我,像是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有他在的每个瞬间都让我感到无比安心。
    
    
我不求高中能混的能有多好,但是我不想辜负了大家的期望,也不能辜负了自己的努力。
    
    
“所以一定要努力到无能为力。”
他经常对我说。
   
    
怀着同样闪闪发光的目标迈开了脚步,我和他一起一步步踏入了充满了不同的梦想也让人充满了期待的地方。
     
    
可是我走的路一点都不平坦。

如何的不平坦呢?我觉得这经历跟中彩票的可能性差不了多少。
    
     
成绩的落差让我一次又一次的经受打击,每一次的努力没有效果,我累了,可接踵而至的并不是让我重新振作的鼓励。是我无条件依靠的父母感情的破解,是对从小把我带的外婆健康的威胁。
   
     
丁泽仁坐在身边,失魂落魄的我看着窗外假装坚强,为自己建立了坚硬的保护壳一言不发。他没有多说话,只是把我轻轻揽入怀里。
    
     
他的身上熟悉的气息让我鼻尖发酸,再也忍不住撕去了自己最后的保护膜,把憋在心里的难过全盘倒出,倾泻而出的眼泪濡湿了他的衣服。
   
    
我双手箍上他的腰肢,把脸埋入他的胸膛嚎啕大哭,隐约能感受到他百般轻柔的轻抚着我的背。
    
    
熟悉的温度,熟悉的感觉,还是能让我无论如何都能瞬间得到安抚治愈,能让我愿意让把我所有一切都毫不犹豫托付于他的拥抱。
    
     
他是那么足以令我完全安心的存在,让我有时候自己也忍不住感叹大概是把运气都花在了遇见他身上。
    
     
一切还是要继续,进入了高三的繁忙总算是让我把所有不该记得的事情都暂时忘却。我也省下更多的功夫专心与学习做伴了。
    
    
这样说大概是因为,我觉得丁泽仁每天早上给我换着花样带的早餐很好吃,中午晚上也亦如是。每次我要跟着一起去食堂买饭,丁泽仁就把我拦在教室不让出门,不一会就会带着我喜欢吃的菜坐在我隔壁,安安静静的看着我吃完。
    
    
哦对了,他课间也会给我带一些小饼干,巧克力,牛肉干,即食牛筋丸啥的。不说了…有点饿。为此我觉得,总说高三能减肥,谁说的,我已经胖了好几斤了。我欲哭无泪的问他长胖了可怎么办啊,他却有点哭笑不得,像是没料到我会担心这个。
   
    
“长胖就像胖了呗,这有什么。”

“可是如果长胖了变成胖女人没人喜欢我怎么办?”

“那就我……那就到时候再说。”
他耳尖泛着微红,欲言又止的给不出一个答案,后半句话嘟嘟囔囔不认真听还真的听不清。
    
    
后来经过我的软硬兼施软磨硬泡,他后来终于告诉我那时候他还没说完整的话是什么,你也想知道?不告诉你!
    
    
高考前一天,开完最后的级会丁泽仁像往常一样跟我一起坐公交车回家。耳机里放着的是我平时一直喜欢听的一首歌,很温暖和煦的旋律。可是难过突然涌上心头,连着歌的调子也变得悲伤,我好像才意识到属于高中的好与坏都已经结束了。
    
     
车上我抑制不住红了眼眶,他很快发现了我的不对劲,慌忙的转身把我圈在他用手围成的一个小空间里。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毕业好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

看着我低着头哽咽,他靠近了身子轻轻摁了摁我的后脑勺示意让我靠在他肩膀上,在我耳边温柔的呢喃。

“难过就哭吧。没关系。”
    
     
进考场前,丁泽仁用力的捏了几下我的肩膀让我别紧张,明明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说话都在抖。嘶…也不知道控制好力度,被捏得要疼死我了。仿佛跟说悄悄话似的,他挡住嘴巴悄悄凑近我耳边告诉我考完试了就送我一个礼物,让我期待一下。
    
    
    
成败在此一举,三年的时光也终于迎来结尾。最后一科卷子交上去的那一刻,一切都己成定局。
    
    
考完试后,丁泽仁和我约定各自回到家再在楼下的老地方等。
    
    
    
    
    
-
花园里他在我身后突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被吓了一跳赶快点了保存文字收起了手机。
    
    
转身映入我眼中的是笑容灿烂的丁泽仁。
     
“你在写什么那么神秘,还不能给我看?”
    
    
    
午后接近落日的余晖努力在最后一刻照耀万物,背后从树叶透进来的光在他身后形成了光圈。

阳光下的少年,笑得干净而美好。

就像当初知道了我们被同一间高中录取的他,笑得很开心,拨开了我心里被遮挡隐埋的阳光,暖暖的。
    
    
   
丁泽仁从身后拿出了一个蓝色的小首饰盒,里面放的是跟他左耳上一模一样的小耳圈,他摸了摸自己耳朵上的,笑了。

“这个耳圈陪伴了我很久,当时买的时候买了一对,我把我之前戴着的取下来送给你了。”

“我想像它陪我很久一样,我也想陪你很久。”
    
   
我直直盯着他手里的耳圈说不出话,莫名眼泪再一次爬上眼眶,在快落下那一刻我重重的往他身上扑,而他本能的收回手接住了我。
   
    
相同的画面在今天重现,像三年前那天一样。
    
    
    
“这一生有幸遇见你,真的太好了。”
    
    
    
    
    
Fin.

评论(15)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