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阿夏啊🍰🍬🍭

泽被万物而仁者生。

李权哲x你/奶糖

*听着歌突然想出来的 依然是激情速写
*跟有幸遇见你算有那么一点点关联吧
  
   
*全是是私设脑洞 严重ooc

*别骂了 2400+ 慎点
   

-
百无聊赖刷着手机,倒是被偶然看到的一篇挖坟旧贴勾起了我的回忆,是关于我和他的。
   
   
   
「论高中三年有一个人能让你觉得遇见他/她自己花光了毕生的运气」
   
   
   
我和他倒不是有多轰轰烈烈得要用花光毕生运气来形容,平淡的很。但是也感谢上天的安排让我遇见他。
   
   
   
我第一次见到李权哲的时候,是在高一前的军训。他挺白的,明明他身子还挺瘦脸却是有点肉肉的,我非常非常想掐一下。当时他默默无闻也什么话都不说,安静的坐在班里,抱着膝盖坐在一旁,就真的超像缩成一团的仓鼠啊。
   
   
而且重点是,亏当时我还以为他是一个实打实的乖宝宝。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乖孩子的那种,超级乖巧,长得好看,学习好,干啥都棒。不过熟了以后,啧,好吧。除了第一点还是赞同的。
   

要说是怎么熟起来的,隐约记得好像是因为吃的?哦对吃的。那天体育课之后,也许是因为低血糖我头脑发晕,校医也不在老师让我去学校小卖部买糖吃。
  
   
也是那么刚好,我拿着小卖部最后一包奶糖,也是最后一包糖的时候,李权哲就在此时出现了。
  
   
“阿姨,糖全都没有了吗?”
他声音软软糯糯的,奶疯了。

“最后一包奶糖被那个同学买走啦。”

小卖部阿姨顺手指了指我,我有些心虚的别过了视线。他转过身盯着我的脸,视线又慢慢下移盯着我手里的奶糖欲言又止。看着他几欲离开又依依不舍的样子,我差点以为是什么生离死别的现场。
   
   
   
“姐姐,奶糖…能给我几颗吗?”

最后他还是局促的开口问我,我把拿出来的那几颗奶糖塞到他手里。其实我我早就想给他了,看他这副样子估计也实在是馋得很。

“谢谢,我会还给你的!”

不得不说,他此时又真的超像一只拿到了瓜子仁的仓鼠,拿着就不肯撒手了。后来他开始经常来找我,熟悉之后对他的印象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度大反转。
   
   
   
女生嘛,学习理科普遍有些困难,我经常拉着理综全班前五没掉出过全级前三十的李权哲给我讲题。
  
   
“啧,这题这么简单你也要我讲?太笨了你。”

“你再说一遍谁笨呢?”

“当然是n……啊嗷…窝窝我…我啊!”
  
   
我一恼就用力捏住了李权哲的脸,就算改口了也不肯放开,直到他喊疼求饶才渐渐松手。他白皙的脸上也出现了一到浅浅的红痕,但是不仔细看倒更有点像脸红?
  
  
  
  
高一进入结尾,更重要的事当然就是分科。李权哲肯定选理科。我倒是在两边犹豫不定,毕竟文综理综成绩都一般选哪个也都一样,只是想那个更省事罢了。
  
   
李权哲那些天像个传销组织似的在我耳边嗡嗡嗡的给我洗脑让我报理科。
  
  
“哎呀,你选理起码我还能救救你,选文谁救你啊?你选文就凉透啦。”

他语重心长的像班主任。
  
   
“选文我能自救,背书啥的我还是能行的。”
   
  
“你脑容量那么小能记得住吗?”

“你又皮痒了是不是??”
  
   
   
可最后我鬼使神差的还是选了理科,虽然后来看着一堆图形化学式公式基因,我觉得早知道还不如选文。只是上天又非常眷顾你的,把他跟你分到了一个班。你也继续死皮赖脸的继续烦着他,让他给你讲题。
  
   
  
哦是了是了还有不得不说的,李权哲很爱打游戏。喜欢到不得了的那种。有一次我电话给他很久也没人接,再打过去他一开口就是一段仓鼠咆哮。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差点就推掉水晶啦,你!干!嘛!”
  
   
我被吼的手机都差点握不稳,隔着屏幕都感受到了他的怨气,说话也不自觉小心翼翼起来。

“那…那那我等会儿再打过来?”
  
   
他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差点让我以为他真的已经挂了,突然他叹了一口气。

“唉,算了你说吧,什么事?”

“我只是想问你…”
  
   
  
他奶声奶气的小声嘟囔打断了我的话。

“还是你比较重要。”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对了说来也神奇,无论什么时候每当我喊饿的时候,他都会从书包掏出几颗包装一模一样但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奶糖。大概是因为他后来告诉我他真的很喜欢奶糖,以防上次小卖部的情况所以随身备着了吧。糖纸内侧还写着这东西,估计是包装印刷就是这样我当时也没留意。
    
    
    
  
正式进入高三之后他完全变了一副性子,给我讲题一步步详细得像教婴儿走路一般也不嫌烦。实话说,他严肃起来还真的让我有点小心动,只要不皮还挺惹人喜欢的。
  
   
“我这样教你,你不考上跟我同一间大学怎么对得起我。”
拜他所赐,这是我高三听过最多的一句话。
  
   
他可是打算冲重本的,我想着要是有个本科也不错了,这不是要了我命吗。但是他讲题也确实有用,我成绩维持着原有水平只增不减还得多亏他。
   
  
   
考点在我们自己的学校,甚至有些考场监考老师也是我们学校的。因为熟悉感爆棚,其实也没有太过紧张。那天进考场之前,李权哲又递给我一颗奶糖。第一次他主动把我拉入他怀里,很暖和,很安稳。他附在我耳边耳语让我放轻松。
  
   
“平常心态就行,你很棒。”

“你为什么给我那么多奶糖?”

“因为我说过我要还给你的。”
   
    
说完,李权哲戳了一下我的脸转身往他的考场走了过去。
  
   
   
  
功夫没有白费,结果不会辜负真心努力。我很幸运的踩分进了一间一本大学,只是李权哲的分数却不太理想,并没有考到理想中的分数没达重本线,填志愿的时候跟我填了同一间学校。
   
  
  
后来回校看老师,那时监考他考场的老师告诉我明明数学大题的选做题简单到不行,但是李权哲什么也没写。

那道题连我都会做,他怎么可能不会。
  
  
  
所有考卷递交上去,给三年的时光也交上答卷。在车站我失神的从裤兜里掏出了高考前他给我的那颗奶糖,剥开糖纸把糖放进嘴里。
   
   
混着奶香的甜味一时充满了整个口腔,满脑子里都是高一那天小卖部李权哲奶声奶气问我要奶糖和拿到糖之后满心欣喜的模样。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拿着糖纸的手突然被一个温热的宽大手掌牵起,转过身李权哲的脸映入眼帘。这时的他已经褪去了婴儿肥的肉脸,模糊的棱角突显出来。他把糖纸从我手里抽出撕开一半,把其中一半又递回我手里。

“ILoveyou”

看看糖纸又看看他,我一时恍了神。他还是如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有些傻傻的笑着。
  
    
“我想用以后的时间慢慢把奶糖还给你,你愿意吗?”
  
  
   
对了还有这个,也是他后来告诉我的。他说他每张糖纸都有印「128√e980」,还以为我会看见会明白。
    
   
    
“那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看见,或者看见没懂?”
  
   
“你要是懂了,你对我还会像没事人那样吗。”
“真笨,这都看不懂。简直是理科生的耻辱。”
  
  
“李权哲!”
我作势就要往他肩上打下去,他眼疾手快一把揽过我阻止了这个动作的发生。
 
 
“好了好了,再笨也喜欢你。”
  
   
从前的李权哲最喜欢打游戏,还喜欢奶糖。
现在的李权哲最喜欢我。
   
   
    
   
    
-

“你怎么不叫我姐姐了?”

“去去去,不就比我大三个月吗。”

“大三个月怎么了???大三个月也是姐姐。”
   
  
  
“才不要。”

“我要叫你女朋友。”
  
  
  
 
Fin.
   
   

评论(33)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