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阿夏啊🍰🍬🍭

泽被万物而仁者生。

毕雯珺x你/不必要的约定


*BE玻璃渣预警 题目瞎起的
*可能有1、、架空现实
*ooc 慎点 3000+ 总是一写BE就狗血
*dbq我还是先搞了社长
    
    
晴天-刘瑞琪
🔑:63r0
    
   
    
    
-
    
要说遇到了他我花光了我的所有运气?
也许是吧。
    
所以我已经没有足够的幸运能够陪伴他直到白首。
    
     
    
今天是高考结束后班里组织的毕业旅行最后一晚。这几天晚上大家租了民宿,是一整栋空余的小别墅。最后一天的难得机会,必定是少不了通宵的真心话大冒险。
    
    
空塑料瓶极速转动,在所有人的心都吊到了嗓子眼安静如鸡不敢说话的时候,如命运般指向了毕雯珺。大伙都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倒是主角本人确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哎哟哟老毕,中招了哟。”

“真心话大冒险?”

“真心话。”
没有一秒钟的犹豫。

“说吧,这三年我们班里…别说我们班了我们学校有没有喜欢的女生!”
    
     
话一出,在场所有的女同学齐刷刷的望着毕雯珺,可我抬头的时候却撞上了毕雯珺复杂的眼神。一秒钟,瞬间同时偏过头。

“没有啊。”

“诶——谁信呢。”

毕雯珺不反驳低头浅笑,谁也猜不透他在想的是什么。你问气氛为什么会这样微妙?

我又该从何说起呢…
    
     
     
啊对,我从小时候就认识他了。他全都还记得,但是我记忆却不深。
    
     
“那时候还只是个小屁孩谁会记得那么多。”我不过脑子的辩解,他无奈的妥协了,即使看上去明显得有点失落。
    
    
比如说,他记得我小时候挑食,最讨厌吃茄子喜欢吃大白菜。他记得我爱甜食,特别喜欢葡萄味的糖。他记得我偏偏不像其他女生喜欢粉色,更喜欢偏向有一点蓝的紫色。他记得我小时候超喜欢樱桃小丸子,其他女生嚷着要留长发的年级我却偏要蘑菇头…

不想列出来了,估计说不完。可是我真的挺差劲的居然什么也不记得了,他那时倒是还反过来又安慰了我很久。
    
    
“没关系啊,我们没多久就分开了。我搬家后我们不就没见过了嘛。”

后来他搬家,我们之间还有个约定。我把我最喜欢的玩偶送给了他,约定是……是…我们一定要再见?我又不记得了。
    
    
    
我觉得很内疚,虽然没料到居然高中会再见面。他对我的照顾越来越多,一起上学下课顺路一起回家到每天送早餐午餐,午饭后准时的一瓶葡萄汁。
    
    
学校所有的女生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可怕,也许是没有那么能独善其身而害怕被孤立,我开始刻意跟他保持距离。早上出门时间故意躲开,在学校里绕着走避开他就差见面了也视而不见立马转身的程度。
    
    
不知道我自己为什么如此抗拒可能是疯了吧,可是我却开始忍不住去关注他。他依然跟往常一样该干嘛干嘛,会在他喜欢悠悠球社团里继续发光,会有空的时候经常去音乐室练声,时不时收到了粉色情书也只是礼貌性回了一句谢谢不顾激动的女同学径直走远。
    
    
就算没了我他好像也没什么不一样,我更不知道那时心里那莫名的难过又从何而来了。
没关系,久了就习惯了。
    
     
    
    
值日大扫除班里的卫生委员总是会给我最辛苦的活。对我知道,她喜欢毕雯珺。但是关我什么事呢我又不喜………我真的不喜欢他吗?
    
    
那天的值日卫生没弄好,她借机把责任退到我身上,放学被她堵在了教室角落。毕雯珺的出现让她吃惊,战战兢兢的一溜烟就跑没了影。毕雯珺深邃的眼神看得我越来越不自在,我拿起书包往外走的瞬间被他紧紧抓住了手臂。
   
    
一开始抓的很紧,紧得发疼。
可慢慢的越来越松。

“为什么躲着我?”

我没有回答。

“别躲着我好不好。”

“我喜欢你。”

我惊讶,又有点意料之中的转过身。然后谁也没料到谁也猜不到的,瞒着所有人在一起了。没错,真的到最后谁也没有发现。
    
     
     
可能是我们都太会隐藏,可能是我们都不够爱不愿把这份感情公之于众。最后的最后,就只能像一阵氤氲在空气中的烟,还没被注意就已经转瞬即逝,谁也不知道它曾经存在。
    
    
从第二天开始他又开始准时的…不是,比之前更早的出现在我家门口等我一起上学。早饭还是熟悉的白菜包子或者有葡萄干的方片吐司。午饭过后课桌上准时出现葡萄汁。后来我总有几天愁眉苦脸的,他也不问可每个月那几天都会算得特别准给我送红糖姜茶。
    
    
放学了一起走,但是到我家门口以后,我终于发现他每次都原路返回。有一天我偷偷跟着他回去,才发现原来他就住在学校后不远的小区,只用五分钟的路程。可他现在回家的用时却强行变成了四十五分钟。
    
    
    
   
    
他真的太好了,哪里都是。我有时竟觉得怎样美好的词都没办法贴切的告诉你们他到底有多好。爱是双向的,我也想让他感受到我的心,所以我也会经常给他很多惊喜。
    
     
    
有一次生日我约他在公园里,然后躲进了自己准备的超大礼物盒。我蹦出来的那一刹那他也吓得一蹦,脱口而出的“哎呀妈呀脑瓜疼”把我逗得笑了半天。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超喜欢拍很多小视频,撒娇求着他配合我。让他在我伸手的时候把下巴放在我手掌心,故意让他走在前头我嘴里念叨着“前面有个小哥哥好帅啊我去搭讪一下”。

他总是觉得无语又好笑,无奈的扶额然后又耐着性子按照我说的做。

“小哥哥我给你一份礼物你要吗?”

“什么礼物?”

“把手伸出来。”
“我,你要吗。”

“这样的大宝贝,怎么可能不要。”
毕雯珺顺势掐了一下我的脸。

“哎呀别掐脸!会越掐约大的。”

“怕什么,我又不嫌弃。”
    
     
    
说起这些还有哦,我跟你说我真的好喜欢一下撞进他怀里用手紧紧环着他的腰,他每次都会马上用双手温柔得搂紧了我然后轻轻把我从他身上扒拉下来往我额头亲一口。还有呢,我总爱躺他怀里去摸他眼角的泪痣,像无意洒落的墨滴那般自然,点缀在那双装满了星辰的眼眸旁。
     
     
可慢慢有些奇怪?后来我紧紧环住他的时候他也紧紧抱着我,倒是我闷在他怀里快无法呼吸了他才肯放开我。若我欲伸手抚摸他眼角的泪痣,他会立刻把我的手抓紧,死死的盯着我看。

我问他怎么了,他死活不告诉我。
     
     
     
直到那天,校里传遍了毕雯珺毕业后要出国。我找不到他,急得翘课直接冲出校门跑到了他家一遍又一遍的敲门。敲门时收到了他的短信。
    
     
「公园见。」
     
     
跌跌撞撞跑到公园的时候,他站在当初放着躲着我自己的超大礼盒旁那颗茂密的榕树下。

“真的吗?”

“…”

“毕雯珺你说话呀。”

“嗯。”
“为什么?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他好几次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最后终于说出口的字句都化作了利刃插进了心里。

“就是你所知道的那样,没什么好解释的。”
    
    
    
哦。是吗。

眼里被冰凉液体模糊了,我倔强的一次又一次在泪破眶而出的同时立刻擦干。

“我们也没有继续的必要了。好聚好散吧。”

你倔强抬起头。
“你说的。别后悔。”
    
     
     
可是,我怕他不后悔。
我先后悔了。
     
     
“当初说过的,你反悔了,你不要我了。”
     
     
-

他出发的那天下着淅淅沥沥的雨,我没去机场送机,点开短信才突然发现不知道该以什么立场去给他祝福。甚至他去韩国,我也是后来听同学说起才知道的。
     
     
     
看着时间他应该到了吧,窗外的雨时大时小可一直没停过。手机提示音猝不及防的振动倒把我吓得手机都差点扔了。
    
     
一条定时短信。

「当你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快要到韩国了。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做这个选择,但是我无计可施。是我没有遵守约定,对不起。

搬家那天,我记得我让你等我。如果能再次相见那你的余生我陪你走,我会守护你。

可是这次我不敢再让你等我,我不知道最后的结果,害怕你和我一起掉进这个只会进入两个极端结局的漩涡。

恕我这些话当面我说不出口,还是我失了约。」
    
     
    
     
     
我不顾一切冲出家门口,伴随着雨的台风刮的厉害,任由雨水打湿衣衫,顺着脸顺着皮肤一滴一滴滑落。也好,那便分不清脸上咸咸的是雨滴还是泪水了。
     
     
     
公园里空无一人,我站在那棵榕树前撕心裂肺的大喊,红了眼眶,哑了嗓子。意料之外的被脚下凸起的一角绊倒了一下,而直觉告诉我必须把这不明物挖出来。

蓝紫色的布包着一个陈旧的木盒,里面是当年我给毕雯珺的樱桃小丸子娃娃。娃娃地下压着一封信,歪歪扭扭稚嫩的笔迹诉说着孩童时真挚而纯真的感情。

「雯珺哥哥,那一言为定哦。我等你再来找我玩,不可以不要我。」
    
    
     
「但是我没等到你,你已经不要我了。」

最后一行娟秀字迹,很明显是是近期写上去的。
     
     
等待这东西,最磨人心扉。
我愿意等你。
    
     
     
     
     
但我想,等你回来的时候,已经生儿育女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而陪你走过余生的人不会是我。
对,那才是对的,我已经没必要出现了吧。
    
     
     
     
    
Fin.
    
     
    
题外话。
越写越奇怪…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了orz下一篇文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联文啦…小哥哥们都得甜甜的!这个只是之前心血来潮的奇怪脑洞而已(。)

评论(20)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