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阿夏啊🍰🍬🍭

泽被万物而仁者生。

丁泽仁x你/水星记

*1800+ 严重ooc
    
    
*突然的有感而发罢辽!!
*一篇激情速写 梗不知道算不算有借水星记MV 反正是听着这首歌写的
*七夕过啦我终于可以发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水星记-郭顶
    
    
    
     
     
-
1.
夕阳余晖照射在窗台,投进屋内在地面上形成斑驳的金黄光斑。丁泽仁有些恍惚,失神看着面前的白墙,旁边日历今天的日期被油性笔画了好几个圈。
    
     
     
桌面生日蛋糕上的蜡烛逐渐燃尽,一旁摆着好几支残余的烛心。待最后一丝火光消失不见,丁泽仁低垂眼眸一步一步踏入了卧室。
     
    
    
摸索柜子上的药瓶,他散乱的倒出两粒药丸服下。
      
     
     
     
     
2.
“怎么你又吃这个药…”
     
丁泽仁偏过头,看到你现在床边满脸心疼地小声嘀咕。你边说着,把盖子拧好拿出去扔进了客厅的垃圾桶。回来时,他微微扯了扯嘴角,拉起你搭在床沿的手目不转睛的盯着你。

“没关系多大点事,那下次我不吃呗。”
     
     
“你每次都这样说,这个药伤身体,不能再吃了知道没?”
    
    
     
丁泽仁把脸埋到你怀里,发丝蹭的手臂痒,声音闷闷的。
“知道了。”
     
     
     
     
     
3.
厨房薄薄的油烟掺杂着炒肉片的香气,丁泽仁揉了揉睡眼,凭着早已印在脑子里的记忆无阻的走到你身后圈住你的腰肢。

“醒啦?”
     
     
丁泽仁把下巴放在你的肩膀,轻轻点头。

“啊!!”

你突然狠狠地抖了抖伴随着一声大叫,把丁泽仁吓得跟着哆嗦了一下,他用力把你扳过面向他抓起手臂检查,脸上的紧张显而易见。

“怎么了怎么了?弄伤了吗?”
    
     
看着他的神情你忍不住哈哈大笑,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脑门。

“没事啦,”

你凑近他耳边。

“只是想让你醒醒神。”
    
    
     
你带着「你能奈我何」的经典欠揍表情,又伸手戳着他无奈勾起嘴角露出的酒窝。

“你皮了啊,真的把我吓到了。”
     
     
     
所以你也没看见他脸上被刻意掩饰一闪而过狡黠。

“所以得惩罚。”

你还没听清他说了什么,丁泽仁把你搂紧抓准了你的痒痒肉便开始挠你痒。而他也算准了你最怕这个,你不停扭着身子躲不到几秒钟就开始求饶。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啊我错了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错了……”
    
     
     
     
    
4.
可没等丁泽仁反应过来,你已经侧身不小心撞翻了饭桌旁的鱼缸,落地的瞬间发出清脆的声响,水洒了满地,金鱼突然失去水只能在地面上啪啪的跳跃着。破碎的玻璃倒影出你们的身影,你愣了愣弯下腰去捡却被一块玻璃块扎了一条深深的伤口,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啧你怎么那么不小心?”

丁泽仁抓住了你受伤的手,眉头紧皱。语气里盛满了责怪,可更难掩的是心疼,他焦急地跑去翻玻璃柜的药品,良久,悄悄松了口气。

“还好创可贴还有一片…”
     
     
      
     
    
5.
你的伤口扎的很深,却只是浅浅的渗着血丝。即便如此,丁泽仁依然仿佛对待重伤般生怕不小心碰到伤口便会血流不止,小心翼翼的给你喷了点酒精贴上了创可贴。
    
    
      
这时你们回过头,才注意到躺在地上的金鱼奄奄一息,一张一合的呼吸做着最后的挣扎。你和他一脸遗憾的捧着金鱼扔进了厨房的垃圾箱。
     
    
     
    
     
6.
你在厨房里把苹果削好,切成小块放进盛水果的果盘,端起果盘顺便抓起果皮扔进了垃圾桶走进客厅。
     
      
丁泽仁带着个圆框眼睛坐在沙发上,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你瞄了眼屏幕,果然…是在吃鸡。
     
   
     
“你喂我吃好不好。”

“不要。”

“就这一次嘛…”

“…你自己不是有手吗还要我喂?”

丁泽仁双手举起手机。
“哪有!”

“…”
    
     
你没办法,只能叉起一块苹果坐到他旁边,他想一口咬走时你却突然移开。

“我重要还是游戏重要?”

丁泽仁立马放下手机,捧着你的脸啵得在你脸颊上亲了一口。
“你说呢?”
    
    
    
你觉得脸上禁不住的在烧,在脸变成苹果红之前把苹果塞进他嘴里。直觉告诉你不要管他得逞的笑只觉得先逃肯定没错。
    
    
    
    
    
7.
夜逐渐深了,你枕着丁泽仁的手臂,调整着姿势更往他怀里钻环住他的腰用头蹭了蹭。他侧躺稍稍用力更把你搂过紧紧贴着他胸膛,咚咚的心跳强而有力。
    
    
    
“唔以后我也想这样入睡,舒服。”
你嘟嘟囔囔的,把脸深深埋进他怀里,带着无法察觉的哭腔和谁也看不清表情。这句话让丁泽仁明显的一愣,但他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那以后我就这样搂着你睡觉不就好了。”
    
    
丁泽仁温柔的摸了摸你头顶的发丝,意识慢慢陷入了模糊。自然的,也没听清你最后一句话。
      
      
     
     
     
“没有………要好好的。”
     
      
      
     
       
9.
“叮——叮叮——叮——”
丁泽仁随着熟悉的闹钟响声睁开眼,怀里冰冷的温度让他瞬间清醒,茫然失措。
     
     
但他想了想,露出了一抹苦笑。
      
      
       
床边平整,从未有任何人趟过的痕迹。
床柜上的药瓶横倒了,散落着几颗药丸,瓶身贴着安眠药的标签。
       
        
       
丁泽仁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

「今天一条未办事项:她的葬礼。」
        
    
        
饭桌上鱼缸里的水把阳光折射出一到七彩的光,鱼儿欢快游动不曾知道这曾经发生过什么。
厨房里的垃圾箱是换上很久的塑料袋,袋子里空空如也。
客厅的苹果摆了很久开始皱皮了。
玻璃柜里的药品堆还放着唯一一片创可贴。
      
    
    
     
他强撑着梳洗完毕,穿上黑色的西装,拖着沉重的脚步出了门。忽然,像是想起什么摸出手机点开了对话框。
       

「早安。」
       
       
        
好几条绿色对话框的早安已经没有了回应,而最后一条白色的对话框是十天前,只有一句话。
       
       
      
       
         
「没有我你也必须要好好的。」
       
       
         
        
        
      
        
Fin.

评论(17)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