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阿夏啊🍰🍬🍭

泽被万物而仁者生。

丁泽仁x你/泽被万物而为仁·壹


*江湖少侠x客栈老板娘
*ooc 慎点 架空背景
   
   
  
*在古风边缘试探 文笔实在一般多多担待
  
   
   
夏季茉的花-西瓜JUN/萧忆情
  
   
   
  
  
-
据侠客裔传记载,侠士丁某曾以行踪神秘武功高深闻名于世,白衣君子翩翩,并无裔。但拾一婴,有意培养文武之道,承其后名。
  
   
   
“泽,水聚之意,温和柔顺。”

“昔者君子比德于玉焉,温润而泽,仁也。”

“而侠者,亦仁义者也。”
  
  
“那……便唤作泽仁。”

  
   
   
   
-
夜深,难得客栈的生意清冷,你终落得一番清闲。整理了一下衣裙,你屈膝坐在堂前大门外赏着月,雨丝细如银针落下,偶尔几滴被刮进洒落在肌肤如被轻扎了一下。幸得亏这月色没被乌云遮盖,才恍惚记得今日八月十五月圆日。
   
   
月圆日即团圆美满,谁又不想与家人共聚共享这天伦呢。
   
   
你倚靠门板望着皎洁月色带着细雨,深深叹气。从你决定离家远行,来到京城时已经把盘缠耗尽疲惫不堪,一步步扎根定居建成客栈,那时起就注定再难与家人相见。
   
   
   
   
客栈植了满院的茉莉现正是花期,白色星点散发着浓烈的花香。花叶盛着水滴,清风下碰撞沙沙作响。
   
   
不知为何你对茉莉偏爱,偏爱其花朵洁白花叶翠绿,偏爱清新香气即使其漫山遍野也不觉呛鼻,也许是更偏爱花语吧…也许还是因为家里的院前也种着一片一样的茉莉?

你这样认为。
看着这片茉莉花思乡之心也莫名逐渐平复,你正打算回屋歇息却被异常声响惊动。
   
   
“谁?”

只为给自己壮胆,你压抑着恐惧大喊一声,细看才发现后院有一模糊人影,回屋撑起伞快步走去。丁泽仁坐靠在墙角身着黑衣戴着黑色布面巾只露出眼眸,那眼里仿若装满清澈湖水在黑夜里反射出圆月的光,熠熠有神,额头布满细小水珠辨不清是雨还是冷汗,起身欲走却无力支撑。
   
   
    
你并无多想只是好奇,蹲下与他平视。
   
   
“公子可是客栈的客人,夜深大家都歇下了,公子在此是为何?”

“嘶——”
   
   
丁泽仁转头瞄了你一眼立刻又移开视线,再欲起身又瞬间眉头紧皱倒吸了一口凉气。你这才注意到他的脚踝黑色衣衫下摆渗着大片血迹,让你心下一惊。
   
   
   
“公子稍等。”

顾不得雨伞撂下一句,你匆匆跑回堂内取过自己备着的一些药粉和纱布,思考片刻回身抓过了剪刀。
  
   
  
伤口并不严重做过一些止血处理,只是不知道他在这坐了多久,亦或是又妄图离开撕裂了伤口于是又染了一大片血迹。用剪刀小心翼翼剪去被雨淋湿的衣物倒下药粉包扎,动作刚刚结束便听那人抱拳开口。
  
  
“感谢姑娘出手相助,只是此地在下不宜久留。”

“可是你现在不能走路…如何能离开?”
  
   
丁泽仁大概是忘记了自己有伤在身,问题一出他也噎住无法回答。
   
   
   
“也罢,公子不妨留宿一晚?”

丁泽仁看着很为难,一脸难以掩饰的犹豫。你见状如此已然猜测出了大概,只能尽力劝说。
  
   
“公子可要顾及伤势,客栈最南面近深山位置偏僻人烟鲜少,不会有人打扰公子的。”

“…好吧。”
  
   
   
可是你也犯了难,别说男女授受不亲,你的身板根本不足以支撑一名健壮男子的重量,怎么让他顺利走到屋去也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雨势持续不停反有增长的趋势,在这样下去不仅他的伤口感染的可能更大,你自己的衣衫也会被淋得湿透。你瞥见一旁的木棍,或许能让他勉强撑过这段路。
  
   
   
   
走廊光线微暗,只剩下寥寥几盏即将燃尽的蜡烛。他支撑着一步一步慢慢的移动,看着他摇摇欲坠的模样你终是忍不住搀扶着他的手臂。不过你并不知道那个刹那他僵了僵身子,抑制住了自己多年来的条件反射。
   
   
稀疏的灯明暗交替,丁泽仁没有拉下面巾,交错的灯光下你看不清他的神色,移步至门口,你推开门稍微打点了一下,把他引至屋内。

“公子今晚先再此歇下吧,我先出去不打扰了。”
    
    
    
    
    
TBC.
    
    
壹好像就被我写崩了ㅠㅠ
我要怎么救回来啊天呐

评论(14)

热度(37)